首页 口-耽美闲情 《反虐回来吧,贱受[快穿]》TXT下载 作者:帝琊【完结】 反虐回来吧,贱受[快穿].txt

第1页

反虐回来吧,贱受[快穿] 帝琊 4756 2018-05-17 15:20

《反虐回来吧,贱受[快穿]》

1.沈伊,反虐回去

“你别生气…”青年的声音有些虚弱,但却带着毫不掺假的温柔和安抚。他穿着的粗布衣服上染着些许血迹,被衣服遮盖住的皮肤,则是更多凄惨可怖的伤痕。一头墨色长发披散下来,随着他轻抚那人后背的动作微动。

即使身体很痛,他面上的笑容依旧温和淡然,甚至带着些讨好。

然而那人却躲开了他的动作。

青年的手僵硬在半空,面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

“沈伊。”那人开口说出了他的名字。

他的眼中重新充满了光彩。

抬眼看去,那人的俊美面容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那双看着他的眼睛毫无温度。

他故意不愿去看清,自欺欺人的沉浸在那人难得一见的笑容中。

直到那人对他说…

“你可愿为我,做最后一件事。”

沈伊睁大了眼,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他看着那人走到自己面前,身上穿着华服让那人好似在闪耀着光芒。那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声音没有一丝犹豫,“把你的命,交给我。”

眼泪当即涌了出来,沈伊的嘴角却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笑。

洛伽啊。洛伽。

我的命,早就已经交给你了啊。

“洛伽。”他第一次,叫出了那个无数次回响在心底,却从来不敢说出口的名字。

缓缓站起来,似乎感觉不到身体的痛一般。

“你要我为你叛逃师门,背负骂名,我依;你要我为你修炼魔功,经脉尽毁,我依;你要我为你成为暗影,不容于世,我依;而这最后,你即便是…要我的命…”沈伊对着珞珈笑,眼泪却从眼角落了下来,“…我自然…也依你。”

洛伽似乎并不感到意外,甚至似乎没有任何情绪一般。他收回了笑容,将一把匕首丢在沈伊脚边,声音始终漫不经心,“不要弄脏地面。”

凄然的笑着,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中,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刺痛了他的眼睛。

捡起匕首,狠狠的刺向自己的心口,毫不犹豫的,仿佛只是在执行一个会让那人高兴一些的命令而已。

鲜红的血液从嘴角流出,他蜷缩着身子,一手捂着心口,一手用衣袖挡住口中不断溢出的赤红血液。

不能…弄脏地面…

不然…洛伽会生气的…

“咳…”剧痛袭来,他更紧的捂住了伤口,跌跌撞撞的朝屋外走去。

直到…意识消失。

……………………………………………………………

“好了,可算结束了。”云雾缭绕的巨大宫殿中,沈伊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坐在巨大的椅子上,啃着一个苹果。

将苹果核丢在地上,看着果核瞬间消失,他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对着虚空说道,“喂,传话的,上面到底怎么说啊。再不出来…呵呵,你知道后果的。”

随着阴森森的语句,一个少年出现在了青年面前。

少年穿着夸张的古代长袍,却是现代感十足的发型,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那个,亲爱的沈伊大人…小的这不是出现了吗…”少年脸上贱嗖嗖的笑得到了青年丢给他的另一个苹果核。

“少废话。”沈伊坐直了身子,脸色说不上好,“都七世了啊!我上一世就说,想要换个搭档,不然审美疲劳太严重,分分钟出戏…”

少年夸张的擦了擦汗,险些弄乱了发型,“那个,这不是因为洛伽和大人您的渣攻贱受组合,在天界大受欢迎吗…”

“啧,”沈伊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这群神仙也够闲的了,嘛,不过倒是因为他们爱看戏,才有我的生存空间。那么,就是说下一世我还得去洛伽那里找虐是吧。”

“这个嘛…”少年的笑容更贱了,甚至猥琐的搓了搓手,“…嘻嘻,沈伊大人啊,上面的各位托小的传话,‘沈伊,反虐回来吧~’是由一众女神投票得出来的。所以…嘻嘻嘻…”

“OK。秒懂。”沈伊做了个手势,从座位上一跃而起,“虽然还是得看洛伽那张脸感觉烦透了,不过嘛…”他露出了一个笑容,一手摸了摸下颌,“…感觉有点意思。”

2.洛渣,初次见面

山清水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偶尔传来的鸟鸣声,交融在阳光里,温暖醉人。

少年约莫十四五岁,一身白衣,盘腿坐在高处的巨石上,微低下头,俯视着眼前的美景,轻轻勾起了嘴角,心中叹道。

绿水,青山,还有…一群吵吵闹闹的熊孩子们。

“沈伊,你别孤孤单单的坐在那里啊!”

清朗的声音响起,他低下头,正对上那人灿烂的笑容。

正在朝自己招手的少年,一举一动都仿佛阳光一般暖人,十二三岁的年纪,朝气蓬勃。

沈伊别开了视线。

本不打算理会,但看他那模样是不会轻易放弃,很可能会一直叫到自己理他为止。这么想着,沈伊只好站起身,面上挂着温和的圣母笑,对那人招了招手,“要叫师兄。许师弟…”

话还没说完,只见那个穿着与自己同样的白色衣袍的少年朝自己飞奔过来,有些费力的想要爬上自己所在的巨石顶端。

沈伊果断的跳了下去,阻止了他攀爬的举动。

看着那人由于攀爬,有些灰头土脸的模样,沈伊轻笑了声,直接…动手扒下了他的外袍,然后当做抹布在他的脸上蹭蹭蹭,直到那张小脸变得更加惨不忍睹。

完全没有欺负美少年的负罪感,沈伊将他皱皱巴巴的外袍丢到一边,对他笑了笑,“以后不可做这种事,太过危险了。许何尘。”

听见沈伊叫了自己的名字,本来还有点懵的许何尘回过神来,冲他眨了眨眼睛,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脸,“师兄是在担心我吗。”

沈伊抬起手,摸上了许何尘的头顶,就像对待一只宠物狗一样,就连语气都是十足的敷衍,“乖,师兄有些累了。你自己去玩。”

许何尘没再说什么,对他摆摆手就又跑回了那群熊孩子里。

看着许何尘背影的沈伊,面上还是温柔的笑容,然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愚蠢的熊孩子们,打扰大人工作是不对的。

啧,最吐艳古代背景了。

上一世就是古代,为什么这一世还是古代啊!

而且这身份都没变啊!

还说让自己反虐回去…

虐不虐的也得见到那个渣滓再说啊。

身份没变的话…

这么说,我应该想个办法去魔教走一圈?

不想去啊~

又要去见那张脸了…总觉得…忽然有点反胃…

沈伊的思维已经跑偏到外太空了。

“师兄!师兄!”

衣袖被扯住,沈伊低下头来,便看见了那张被自己弄的脏兮兮的脸蛋,他丝毫没有羞愧的笑问道,“何事?许师弟。”

“师傅说,可以让我跟着师兄下山!”许何尘的眼中尽是欢喜,皮卡皮卡的闪着光,“师兄要去救人不是吗?”

…你还知道我要去救人啊。

带着你这么个包袱,能救回来人才怪。

不愧是将来会被我叛逃的门派,果然是不怎么靠谱。

不过…

“好啊。”沈伊又揉了揉许何尘的头发,温(不)柔(怀)宠(好)溺(意)的笑道,“你要跟紧师兄,知道吗。”

小~师~弟~

有你这个包袱,就不怕不能被魔教抓住啊~~

……………………………………………………………………

残阳如火。那不祥的颜色映在他玄色的衣袍上,满头青丝披散下来,背靠着墙壁,支撑起自己的身子。羽睫垂下,仿佛已经没有了气息。匕首掉落在他的脚边,上面沾染着令人作呕的血液。

他的面前是一地死尸,几乎皆是一击致命。

忽然,他掩在袖下的手指动了动,双眸缓缓睁开。

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面前的死尸,又低下头查看了下自己此时的状况,他缓缓的,勾起了嘴角。

这算是…重活一世吗。

笑容一闪而逝。

他记得,这次遇刺,是在自己十六岁的时候。

那时,救了自己的…

一张淡然微笑着的面容浮现在脑海中。

啊,是他啊。

无趣。

理了理衣襟,他站直了身子。

踩在尸体上,避开地面上的血水,当即便要离开。

“少主。”忽然出现的黑衣人让他的动作停顿了一瞬。

他看都没有看那个黑衣人一眼,说话的语气平静无波,“你是怎么办事的,沈…”话说到一半,他微微皱了皱眉。

似乎被差点脱口而出的名字打扰了心情,他的声音透着些不耐烦,“滚。”

“师兄!我刚刚闻到好浓的血…”一身白衣的少年忽然出现在拐角处,当看到眼前的地狱景象时,少年噤了声,呆立在原地。

“怎么了…”清润柔和的声音,带着无法掩饰的关切。跟着他来的年长一些的男子先是看了看满脸震惊的自家师弟,随后才将目光移到面前鲜血淋漓的场面上。

仿佛下意识的动作,他挡在了自家师弟前,眼神警戒。

啧啧啧,这个渣滓果然还是被我刷出来了啊~<( ̄ˇ ̄)/

没错,这个一身玄色衣衫面瘫着脸的,就是和自己搭档了七世的洛渣…啊不对,是洛伽。

洛伽面无表情的看着沈伊,目光如炬。

前世,由于自己的一句话,就选择了死亡的…无趣之人。

而此时,那人正护着另一人,对自己拔刀相向。

洛伽的眼神移向了沈伊身后。

被沈伊护在身后的少年,正狠狠的瞪着自己。不过这张脸…没什么印象呢。

收回了目光,洛伽对跪在自己身后的黑衣人命令道,“小的带回去,大的…杀掉。”

噗!!!

沈伊差点没绷住的做一个失意体前屈。

洛伽!你个渣!你特么怎么不按剧本来啊!

不是应该对本人这#不屈坚韧#的眼神一见钟情吗!

不要压抑自己的内心啊!

好吧,都过了七世了,我早该知道洛渣的尿性…

虽然你每一世都会被洗掉记忆!但我不会啊!

一个人能保持每一世属性都为渣,也实在是不容易...

‘噗呲’利刃刺入皮肉的声音响起,洛伽连头也未回,似乎对死亡司空见惯。而下个瞬间,搭在自己颈间的利刃让他止住的脚步。

那人的气息并不稳,似乎也受了伤。然而握着利刃的手却没有丝毫颤抖,缓缓推进,皮肉划破,血丝流下。

“放我们离开。”声音中浸染着杀意。

他侧过头去,直视着自己双眼的男子,如同出鞘的匕首,闪耀着漂亮的光芒。

漂亮的利刃…吗…

他微微勾起了嘴角。

挥退了突然出现的数十名暗卫,他伸手握住了那人的手腕。

今生…再为我…死一次吧。

沈伊。

3.高冷,真不上道

“公子倒是一身傲骨。”

嘶哑缓慢的声音敲击着空气,带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那人一身墨色的衣袍,半张面容被道道疤痕覆盖,尤为可怖。而另外的半张脸却是完好无损的,甚至是颇为英气的容貌。

抚着手中的软鞭,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手指被倒刺划破,男人眯起眼睛,看着面前被铁链桎梏的人,眼中的情绪莫辨。

那是个身形单薄的少年。

不过舞勺之年,还带着些青涩。

然而此时,少年的处境凄惨至极。

双臂被铁链吊起,虚软的身体仿佛随时都要倒在地上。衣袍已经失去了遮掩的作用,上面道道暗红色的伤痕清晰可见。少年垂着头,墨色的发丝垂落,紧咬的唇角溢出血丝,却没有一丝痛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