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UID: 2668790
性别: 保密
发帖: 1695 精华:(5)
44903
1516
0
注册时间: 2012-09-09
最后登录: 2018-10-13
鲜花 [43]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0 13:41:08
书籍封面:无
书籍名字: 身无彩羽
作者名字: 绿野千鹤
原创网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24760
章节数目及文章大小: 4
楼层布局:沙发~4
文案:
身无彩凤双|飞翼,落毛凤凰不如鸡。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墨,凤夕 ┃ 配角:很多 ┃ 其它:温馨,1V1
[ 此帖被小西在2015-12-10 13:45重新编辑 ]
【下载说明】
   如果提示您的货币不足5 ,无法下载附件!——请参考此贴:帮 你 快 速 赚 钱,一 分 钟 搞 定 100 财 富!
成为饭饭VIP会员可以免费下载本站所有书籍,点击这里加入VIP
   论坛屏蔽迅雷\快车等P2P软件下载,请点击附件名称直接下载
   普通会员发书区的书籍需要版主审核完毕转移到书籍大板块才可以下载。发书就有奖励
1条评分财富+15
北冥无殇 财富 +15 发帖规范,特此奖励,感谢亲对饭饭的支持,祝你在这里玩的愉快 2016-01-09
UID: 2668790
性别: 保密
发帖: 1695 精华:(5)
44903
1516
0
注册时间: 2012-09-09
最后登录: 2018-10-13
鲜花 [4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12-10 13:41:36
第一章

  午后的山林,幽静而凉爽,阳光透过枝桠间的缝隙散落下来,在地上映出斑驳的光点。鸟儿在树梢停歇,梳理着羽毛,原打算在这炎热的午后小憩片刻,却忽然被惊得高飞。

  扑棱棱,山林间许多半睡半醒的鸟被惊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道巨大的黑色身影,一路呼啸着奔来。仔细看去,乃是一只八尺高的大黑熊,直直朝着山溪奔去,噗通一声跳进了溪水中。

  “嗡嗡嗡……”一群紧随而来的蜜蜂,在溪水上盘旋良久,直到飞鸟重新落回树梢,山林再次归于静谧,那大黑熊也没从水中出来。蜂群在溪水之上又绕了三圈,这才愤愤地离去。

  “哗啦”一声水响,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从水中蹿出来,手中还抱着一个小陶罐。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短打,身高八尺,形貌俊逸,抱着陶罐左右看了看,见蜜蜂都飞走了,这才走上岸,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了。

  这男子名叫元墨,便是方才那只黑熊所化,乃是这灵犀山上的精怪。

   溪边都是石头滩,没有大树,午后温暖的阳光直直地照在石头上,可以顺道将湿漉漉的衣衫晾干。元墨盘腿坐在石头上,也不管还在淌水的衣裳,美滋滋地揭开陶 罐的盖子,把手指伸进去,挖一块出来。金色的蜂蜜顺着手指滴落,元墨忙凑过去,吮吸了一口,甜甜的味道瞬间充斥了唇齿,一双墨色眼睛满足地眯了起来。

  除了山溪里的鱼,元墨最喜欢的就是这甜甜的蜜糖,只是每次偷来吃,都会被蛰的满头包。抬手摸摸额头上的两个大包,不由得吸了口凉气,真疼!赶紧再吃一口蜂蜜压压惊。

  “小墨呀,又偷蜂蜜吃了?”不远处的树梢上,一只老猴子倒吊着看他。

  “哪有,我就拿来尝尝……”元墨抹了抹嘴,把吃光的陶罐放在溪水里洗干净,等下次偷蜂蜜的时候用。这还是老猴子教他的,悄悄把结成块的蜂蜜取出来装进罐子里封好,等蜂群发现的时候就抱着罐子跳到水里去。

  “还说不是偷的,这两个包哪来的?”一只乌鸦飞到元墨头上,啄了一下他的额头。

  “嘶——”碰到了蜜蜂蛰的大包,元墨顿时生气了,一把将头上的乌鸦抓下来,在手里甩了甩,“今晚吃烤乌鸦。”

  “嘎嘎——杀鸟啦——”乌鸦叫得撕心裂肺。

  优雅踱步过来的雄孔雀摇了摇头,变作一个身着彩衣的俊美男子:“好了,别闹了,小墨啊,你近日再去趟集市吧。”正说着,更过的精怪围了过来。

  山间的精怪,化成人形,就想学着像凡人一样生活。因为大黑熊修为高,变成的人形稳定,且熊品极好,所以大家都喜欢把一些山野之物托给他拿去集市上卖。

  “行啊。”元墨挠挠头,想起上次在集市上买的枣花蜜,跟山中的野蜂蜜味道不一样,带着股枣花的清甜味,便爽快地答应了。

  老头子跳下来,给了元墨一筐野香菇;老鹰打了个呼啸飞下来,给了他一根峭壁上采来的灵芝草;狐狸则笑眯眯地掏出一把亮晶晶的宝石。

  孔雀递给他一把颜色艳丽的尾羽道:“这次可记得卖贵些啊。”

  “就他那憨样,卖不了不少钱,不如我去吧,”狐狸变成个少年模样,只是头上还顶着两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戴个草帽就行。”

  “嘎,给你?那我们就一个子儿都见不到啦!”乌鸦在狐狸头上转了一圈,扯着嗓子道,“笨熊卖不了高价,起码起码不会黑我们的钱!”

  上次大家把东西交给狐狸,结果这家伙把钱都拿去卖烧鸡自己,两手空空地回山,还编谎话说钱被山匪给劫了。哪个山匪打得过一个化形的妖啊?

  狐狸讪讪地抿起耳朵不再多话。

  “羽毛,我也要卖羽毛。”乌鸦见元墨把孔雀毛收起来,便也拔了几根自己乌黑的羽毛下来。

  “这个……”元墨为难地看着手里的乌鸦毛,这东西谁要买呀?还未张口说什么,山鹰、白鹭、红鹤,也都纷纷拔了羽毛交给他,说卖个试试,卖不了就算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大熊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得把这乱七八糟的鸟毛撞进背篓里,驮着下山去了。

  这座山名为云桑,因满山桑树交织如云而得名,方圆上百里。精怪们住在群山最深处,山外便是繁华的人间。元墨走了一天一夜,次日早上,便到了山下的集市。

  这里其实是一座小城,因为云桑山桑树众多,周遭的农人大多养蚕,这里便盛产丝绸。南来北往的商人来这里做买卖,小城很是热闹。城中央有集市,元墨已经来过几次,熟门熟路地寻了个摊位,铺上一块碎花蓝布,把背篓里的东西一一摆出来。

  “小伙子,卖什么呀?”旁边摊位的大爷好奇地问道。

  “一些山野货。”元墨憨憨地笑着,把灵芝、宝石、蘑菇分成堆,底下的鸟毛怕风吹跑就没拿出来,还放在背篓里,只拿出两根长长的孔雀尾羽插在上面,立个木牌靠着背篓,上面写着“山野货”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做完这一切,元墨便盘腿坐在了摊子后面,等着生意上门。

  大爷看了看那一筐鸟毛,不由得摇摇头:“小伙子,别的都好卖,你拿着鸟毛做什么?”

  元墨挠了挠头:“没啥,用来衬底的。”他虽对凡世间的时了解不多,也知道这鸟毛拿出来卖是要遭人笑话的。

  “呦!这是什么石头?”来往的商人大都识货,一眼就看出那宝石和灵芝是好东西,很快就有许多人来问价。

  集市上的小混混,看着元墨憨憨傻傻的样子,又看到摊子上那价值不菲的宝石、灵芝,就打起了坏主意。一群人悄无声息地窜过来,渐渐把这小摊子围拢了。

  “这上面有杂石,不值这个钱。”有客人挑剔地指着仍带着原石的宝石说道。

  “这好办。”元墨拿起那块巴掌大的石头,双手捏住,嘎嘣一声,把那杂石掰了下来,将宝石递给那人。

  “……”买石头的和小混混都愣住了,前者迅速给钱,后者歇了心思,这人天生神力,惹不得。

  于是,元墨就这么有惊无险地卖了一上午,眼看着临近午时,摊子上的东西都卖的差不多了,只剩下那一筐鸟毛无人问津。挠挠头,大黑熊很惆怅。

  “这鸟毛怎么卖?”一道悦耳至极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元墨愣愣地抬头,还真有人买这个?待看清了来人的长相,元墨不由得更呆了。

  眉如墨染眼如画,身形修长,气质斐然。元墨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只觉得那便是传说中的谪仙,俊美得无可挑剔。只是大夏天的,竟还带着一顶帽子,有些奇怪。

  “这鸟毛怎么卖?”见这摊主呆呆傻傻的,上挑的凤目中透出几分不耐,那人便又问了一遍。

  “啊,长的二十文一根,短的三文。”元墨回过神来,赶紧说道,把那一筐鸟毛倒出来给客人看。

  “这些我都要了。”那人抬了抬下巴,示意元墨把鸟毛包好。

  “都,都要?”元墨挠挠头,很是好奇这人买这么多鸟毛做什么,忍不住又去看他。

  “看什么看!”一双美目竖起来,直直地瞪回来。

  元墨讪讪地收回目光,不敢再看:“您要这么多,就算您便宜点,三百文。”

  那人看也不看,扔给他一块碎银子,示意身后的随从把鸟毛搬走,并推开了元墨递过来的零钱,用那清越如昆山玉碎的声音道:“这种鸟毛,你再给我找些,最好是颜色艳丽的。”

  “客官要做斗篷吗?”元墨好奇地问道。

  “要你管!”那俊美的客人凶巴巴地瞪他,而后便转身离去,消失在集市上。

  这一日卖了不少钱,元墨拿出给自己的那一份抽成,买了一大罐枣花蜜,边走边吃,等走回山里,蜜糖也吃完了。甜甜的味道一直留在舌尖,导致他一晚上都睡不着,还想再吃一罐。于是,次日早早地爬起来,去找那些鸟邻居,再要些羽毛。

  听闻鸟毛卖出去了,孔雀、山鹰他们很是高兴,便又拿了些羽毛来给元墨。

  老虎也拿着一团黄白相间的绒毛上门来:“听说毛能卖钱,我这个你看行不行?”夏天正是掉毛的时候,这是他刚从自己洞里扫出来的。

  “嘎嘎嘎,人家要漂亮的鸟毛,定然是要做斗篷或是屏风,要老虎毛做什么?”乌鸦扑闪着翅膀嘲笑道,“大夏天的,总不能做个老虎毯子吧,嘎嘎嘎!”

  老虎呲了呲牙,猛地蹿起来,将乌鸦按在爪下。

  “杀鸟啦!杀鸟啦!”乌鸦叫得凄厉,却没兽搭理他,就连元墨也理他,背着新收来的一筐羽毛下山去了。他与那好看的公子约定,三日后还在那个地方见面,他可不能迟了。
UID: 2668790
性别: 保密
发帖: 1695 精华:(5)
44903
1516
0
注册时间: 2012-09-09
最后登录: 2018-10-13
鲜花 [43]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5-12-10 13:42:01
第二章

  集市依旧那般热闹,等元墨到的时候,那俊美的公子已经在那里等了许久。

  今日,他穿了一身雪白的衣裳,负手而立,仿佛伫立在层层荷叶中的高茎菡萏,一眼便能认出来。

  “公子,你要这么多鸟毛,可是要做屏风?”元墨想跟他多说两句,奈何嘴笨,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把乌鸦的猜测又问了一遍。

  艳丽的凤目微斜,瞥了他一眼,拎起鸟毛,直接走了,半句话也没理他。

  元墨有些失落,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抿了抿唇,小声嘟哝道:“我观你身无浊气,不似凡人……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

  带着帽子的俊美公子,拎着一筐鸟毛,径直去了城东一座府邸。

  这府邸建的十分华丽,亭台楼阁,雕梁画栋,门上挂着一块大匾,上书“凤宅”两个大字。

  “公子,您回来了。”院子里的下人忙迎上来,接住那粗糙的竹筐。

  “拿去给织娘,叫她们按先前的吩咐做。”交代了下人一声,他便抬脚去了正院。

  下人应了,拿着一筐羽毛去了织娘们的院落。这位凤公子是前些日子才到这城里来的,置办了宅院之后,就请了城中最好的织娘来,要他们用羽毛给他织一件衣裳,还要织出凤凰的颜色。

  凤凰,那可是神鸟,他们一介凡人哪里见过。这凤公子还真就找来了一副凤凰图,叫他们照着织。

  凤夕回到屋子里,合上房门,取下头上的帽子,几根长发掉落,瞬间化作了艳丽无比的凤羽。红火的羽毛在落在凤夕修长的掌心,停顿片刻,倏然化作火焰,将自己烧成灰烬。

  拍掉手中的粉末,凤夕叹了口气,这般下去,迟早要变成秃毛鸟。

  凤凰一族,天生就是神鸟,作为最高贵的火凤凰,凤夕刚刚继任凤族的族长,统管百鸟。好不容易制服了那些给他添乱的老家伙,坐稳了族长之位,一道晴天霹雳毫无征兆的劈到了凤夕头上——他掉毛了。

  雄鸟皆以羽毛艳丽为傲,作为百鸟之王,凤族族长的羽毛定然是最好看的,若是给别的鸟知道,他们的王竟然是个秃毛鸟,后果不堪设想!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王位,凤夕悄悄来到人间的这座小城,找来最好的织娘,织一件凤衣。

  试便所有的丝绸,都无法织出能变换羽毛的衣裳,只有化形妖修的羽毛,才能贴到他的身上,任意变幻。

  “咔咔轰——”一声炸雷响起,突然天降大雨。

  年轻的凤王起身,负手站在窗前,继位之初,那般多的艰难都挺了过去,不过是掉个毛而已,很快就能解决了。想起那个傻乎乎的黑熊精,淡色的薄唇禁不住勾起一抹轻笑。

  随着大雨倾盆,两道青色的光落在了院子里,凤夕抬眼,就看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笑嘻嘻地窜了进来。

  两人穿着式样相同的青色衣袍,头上都顶着一对龙角。

  “哟,凤夕,能看出我俩谁是谁吗?”

  “他肯定猜不出来,我今天跟哥哥穿了一样的衣服!”

  双胞胎龙王一人一句道。

  凤夕冷眼看着,懒得理会这对傻货。

  龙族,如今是一对孪生兄弟共管,龙大和龙二从小跟凤夕一起长大,三人之间总是没什么秘密。就好比现在,龙大笑眯眯地凑过去,拍拍凤夕的肩膀:“这几日怎么不在天庭,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哥哥,他就是鸟。”龙二提醒道。

  “啊,对,你来了,这里就有鸟拉屎了。”龙大呲了呲牙。

  凤夕掩藏在广袖中的手慢慢握紧,嘎吱作响。

  “哎,红鸟,听说你掉毛了?”龙大继续撩拨。

  “真的掉毛了?”龙二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大声嚷嚷。

  艳丽的凤目缓缓转过来,静静地盯着这不知死活的兄弟俩,而后,抬手,一道赤阳火倏然窜了过去。

  “啊啊啊,烫烫烫!”龙王兄弟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大雨一直在下,双胞胎龙王扯着被烧烂的袍子,蹲在凤夕的房顶上。

  “哥哥,咱们还要不要把火凤凰掉毛很快就能长出来的事告诉凤夕?”龙二挠了挠头上的龙角,才想起来他俩是来干什么的。

  火凤凰跟寻常的凤凰不同,成年之后,每隔十年就要换一次羽毛,乃是一种变相的涅槃重生。凤夕父母去的早,没人告诉他,刚刚成年就继任了族长之位,更没人说了。他俩还是从自家父亲口中听说的。

  “不用,看他那惆怅的样子多好玩。”龙大摸摸下巴,冲弟弟挤了挤眼。

  有了妖修的羽毛,凤凰彩衣总算能织了,只是,那两筐羽毛还远远不够。凤夕看着织娘拿过来的,仅仅织成了两个袖子的彩衣,皱了皱眉。

  到原先摆摊的地方转了一圈,没见到元墨的影子,凤夕抿了抿唇,寻着他的气息,往云桑山走去。

  晴天的山溪,清澈见底,元墨蹲在溪边的石头上,盯着水中的游鱼,舔了舔唇。随手捏了一只小虫,扔进水里,立时有几只肥美的大鱼过来争抢。元墨纵身一跃,瞬间化作黑熊,扑进水里,一手捞一只鱼。

  熊掌拍鱼很准,但是拿鱼就没那么灵巧。大鱼在掌中扑腾,他又舍不得丢掉一条,勉勉强强地举着鱼往岸上跑。

  “噗通”右掌的大鱼甩脱了他的控制,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地落尽水里,左掌的见同伴逃走,也剧烈地挣扎起来。

  元墨赶紧用两只熊掌捂住这只鱼。

  “喂!”一只修长的手突然拍到元墨肩膀上,吓得他手一松,最后一条大鱼也掉进水里,还挑衅地冲他吐了个泡泡。

  大黑熊无奈地转过身,正对上一双美丽的凤目:“公子,是你呀!”元墨很是惊喜,抬手想跟他见礼,忽而发现,自己伸出去的是一只毛茸茸的熊掌,顿时僵住了。

  凤夕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抬手折下一根树枝,随手一甩,尖锐的树枝瞬间把两条大鱼串成一串。拿起树枝,递给还在发愣的大黑熊,凤夕找两个干净的石头坐下,抬眼看向元墨。

  元墨挠挠头,变成人形,举着鱼走过去,跟凤夕坐到一起:“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人了?”

  “废话。”凤夕打了个响指,把地上摆好的一堆树枝点燃。

  元墨愣怔一下,才意识到这俊美的公子是在帮他点火,忙把鱼伸到火堆上烤,禁不住咧开了嘴角:“你怎么看出我的原型的?你也是精怪吗,怎么身上没有妖气?哦,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这蠢熊,问这么多问题叫本座如何回答?凤夕气结,瞪了他片刻,才缓缓吐出两个字:“凤夕。”

  “我叫元墨,”元墨笑得有些傻,觉得凤夕这名字真好听,与眼前的人很配,“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上次的那种鸟毛,还有吗?”凤夕抬手把被大黑熊忘了的烤鱼翻面。

  “有啊,你想要我再去收便是。”元墨拿起烤熟的鱼,递给凤夕一个。

  妖与妖之间,是通过妖气来辨认彼此的,但也只能确定对方是同类,无法看出原身是什么。当然,也有修为很高的大妖可以隐藏妖气,所以元墨想当然地认为,凤夕是个很厉害的大妖。

  “大黑熊,你什么时候勾搭了个这么俊俏的小哥,我吓得都要掉下来啦!”乌鸦聒噪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元墨听到这话,顿时红了脸:“你又乱说。”

  凤夕抬眼,瞪了那聒噪的乌鸦一眼,凤王的威压顿时把乌鸦震得掉在了地上,乌鸦嘴应验在了自己身上……

  “天色不早了,你今日也回不去城中,不如到我家住一晚吧。”元墨指了指自己在半山腰的住处。因为凤夕要的羽毛很多,一时半刻也凑不齐,他打算明天一早出去,挨家挨户慢慢收。

  凤夕瞥了一眼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乌鸦,站起身来弹了弹衣摆:“走吧。”

  元墨的家,就是一个宽敞的熊洞,位于半山腰的石壁上。洞口处长着一根茂盛的藤,将洞口遮挡了一半,曲曲折折的沿着山壁向上爬,使得原本光秃秃的山壁变得生机勃勃。

  站在洞口犹豫了片刻,凤夕猛然想起来,熊洞一般都是阴暗且脏乱的,作为非梧桐不栖的神鸟,对于不干净的地方那是片刻也待不得的。

  “这里就我一个熊,别担心。”元墨热情地拉着凤夕走进去。

  洞中地方很大,倒是没有想象中的脏乱,收拾得很是干净,甚至不像个野兽住的地方,桌椅板凳样样俱全,里面还摆着一个宽大的木床,凤夕不由得松了口气。洞中央有个一丈见方的大石槽,里面铺满了干草,料想是熊用来打滚的。

  果不其然,元墨走进来,就变成了大黑熊,扑到一堆干草中打了个滚,滑动着四爪对还站着的凤夕道:“来打滚,可好玩了。”

  凤夕抽了抽嘴角,拣了张椅子坐下,面无表情地看着那毛茸茸的黑熊:“这山上可有梧桐树?”

  “有啊,后山就有,”元墨坐起来,变成人形,揪着一根干草道,“你喜欢在梧桐叶上打滚?”

   谁要打滚了?凤夕瞪他一眼,抬脚走到床边,床上的被褥干净整齐,带着一股阳光的味道,便是没有梧桐叶,也能凑活一晚。脱了鞋子爬上床,凤夕靠在枕头上, 看着草窝里身形高大的男人。妖的容貌向来是很不错的,这笨熊虽然笨,但长得丰神俊朗,将来飞升到天庭,想必那些仙女会很照顾他的。

  “凤夕,你的原型是什么?变给我看看吧,咱俩还能互相舔毛。”元墨扒着石槽边缘,看着床上那俊美无双的人,难以想象什么化成的妖能这么好看。

  凤夕一愣,微微蹙眉:“我的原型不轻易示人。”凤族甚少直接当着他人的面化形,只有求偶的时候会这么做,就像孔雀开屏一样,凤舞九天其实是在向对方展示自己的英俊。

  元墨有些遗憾,爬起来抖抖身上的干草,走到床边就要往上爬。
UID: 2668790
性别: 保密
发帖: 1695 精华:(5)
44903
1516
0
注册时间: 2012-09-09
最后登录: 2018-10-13
鲜花 [43]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5-12-10 13:42:36
第三章

  “你做什么?”凤夕蹙眉。

  “睡觉呀,天色不早了,明天一早还要去收毛。”元墨理所当然地说。

  “我不与他人同床,”凤夕霸占了整个床,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你去睡草窝。”

  元墨挠挠头,看看床上的人,再看看身后的石槽,也不与他计较,老老实实地去睡草窝。

   虽然已经是夏日,晚间的山洞还是很冷的,凤夕乃仙体,不畏寒凉,倒是元墨在干草窝里里缩成一团,觉得实在冷,就变成了毛毛熊,自己抱着自己的爪子睡得香 甜。妖冶的凤目缓缓睁开,转头看了看干草中那一堆黑色毛毛,皱了皱眉,这笨熊,让你睡草窝你就睡啊,怎么也不反抗一下,真是没用。

  看着那缩成一团的大熊,凤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傻的家伙了。叹了口气,下床走到干草堆中,抬手把那毛毛熊扛起来,扔到床上。

  睡得呼呼的大黑熊浑然不觉,感觉到被褥的温暖,便又变成人型,自觉地抓着被子盖住自己,继续睡。凤夕撇撇嘴,睡得这么死,被人偷去割了熊掌估计都不知道。

  清晨,元墨打着哈欠睁开眼,正对上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俊颜,顿时愣住了。他记得昨晚是睡在草窝里的,怎么会出现在床上?

  纤长的睫毛微颤,漂亮的凤目缓缓睁开,静静地看着有些呆愣的元墨。

  “那个……我怎么会睡在床上?”元墨小心翼翼地问。

  “哼,你自己半夜爬上来的!”凤夕坐起身,微微仰着下巴,眼中满是嫌弃。

  “啊?”元墨看了看离床一丈远的草窝,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爬上来的,但凤夕看起来好像生气了,挠挠头,赶紧给他陪不是。

  凤夕跳下床,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跟他计较。

  元墨见他不再生气,很是高兴,拎起门前的大背篓,拉着凤夕出门去。

  “做什么?”凤夕甩开被大笨熊抓着的衣袖,整了整头冠。

  “去收毛呀,”元墨笑了笑,“那些鸟都住得远,我走了怕你找不到,咱们一起去吧。”

  外面天气晴朗,清晨的阳光穿过枝桠,映出空中细小的尘埃,变成一道道的光柱。元墨拉着凤夕在林间穿梭,往山的更高处爬。

  “别拽我袖子!”凤夕不满地把衣袖抽出来,艳红色的衣衫是羽毛所化,如今已经出现了一些白色的花纹,那便是掉毛的地方。照这笨熊的拽发,不等收集齐羽毛,他就已经秃了。

  “坡陡,我怕你滑下去。”元墨挠了挠头,发现凤夕喜欢很在乎他的衣服,妖的衣服都是自己的毛毛幻化,这么在乎自己的毛,原型一定很好看。

  眼前的山坡几乎陡成了峭壁,让人看着就心生畏惧。

  山鹰就住在山顶,要找他必须爬上去,不让扯袖子,更不让碰衣带,元墨只得一把抓住凤夕的手,拉着他往上爬。修长白皙的手,骨节分明,跟他的大熊掌很是不同,元墨握在手中觉得很稀奇,禁不住搓了一下。

  “做什么!”凤夕瞪大了眼睛,凤王的手岂是这等低级妖兽能触碰的!一巴掌呼在了元墨的后脑勺上。

  正爬山的元墨下了一跳,下意识地松手,被他拉着的凤夕顿时摔了下去。

  “凤夕!”元墨立时扑过去,一把抱住他,两人顿时一起滚下山。

  怕凤夕伤着,元墨就尽量用自己的身体接触山壁。凤夕愣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反手抓住元墨的胳膊,足尖在虚空一点,腾空而起,三两下就飞到了山顶。

  “你是傻子吗?不会用法术啊?就你肉厚是不是!”凤夕看着元墨擦破了皮的胳膊,气不打一处来。

  元墨抱着胳膊,默默低着头,他只是想保护凤夕而已,那会儿那般危机,一时没想起来。作为一只熊,他常常忘记自己是能飞的。

  说了半天,没得到回答,凤夕转头去看那笨熊,就见元墨缩着高大的身体,抱着膝盖坐在石头上,垂着脑袋不说话。

  凤夕慢慢走过去,抿了抿唇,用脚尖踢了踢他:“喂!”

  元墨不说话。

  生气了?凤夕在他身边坐下,歪头看他,看不见表情,伸手戳戳胳膊:“笨熊……”

  “我不是笨熊。”元墨垂着头,闷闷地说。

  凤夕哼了一声,笨还不许别人说了?

  两人都不说话,静静地看着远处。

  此地是云桑山最高的山头,在这里能看到整个云桑山郁郁葱葱的山林,正是桑葚成熟的时候,能看到林子里红一片紫一片的,很是诱人。元墨看着看着,就想吃桑葚了,低着头吸了吸口水。

  凤夕吓了一跳,以为这大熊被他欺负哭了,顿时有些慌手慌脚,在袖子里摸了摸,摸出了一个白玉小瓶,看也不看地塞到了元墨手里。

  “这是什么?”元墨抬头看他。

  见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哭,凤夕顿时觉得白送了,肉疼地看着那瓶子,又不好再要过来,冷着脸道:“百花蜜。”

  先前他因为掉毛太惆怅,连玉露也喝不下,百花仙子就拿了这个给他。这百花蜜,乃是天界玉峰采集了一百种花酿成的蜜,只一滴便能染甜一整壶水。

  一听说是蜂蜜,元墨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迫不及待地打开玉瓶,清甜的香气逸散出来,勾得他又要流口水了。看着他没出息的熊样,凤夕嫌弃地撇撇嘴,递给他一个筷子粗细的玉勺:“拿这个吃。”

  元墨结果那只有他一根手指长的小勺子,蘸了一些放在舌尖,立时甜得眯起眼来,这一小勺比他平时喝一大口都要甜,且没有野蜂蜜那般粘腻。宝贝地把玉瓶收起来,元墨笑得牙不见眼,顿时忘了他俩还在闹别扭。

  两人在山间转了一整天,一边摘桑葚,一边收鸟毛。到日落时分,总算收满了一筐,但还远远不够。回头看看来时的路,再走回去又要很久,索性在林子里过夜。

  凤夕挑了棵高大的梧桐树,靠在树枝上看月亮,元墨睡在树下的枯叶堆里看他。看了一会儿觉得脖子酸,索性爬上树,跟凤夕坐在一起。

  “你为什么一定要睡梧桐树?”元墨好奇地问他,这林间最多的就是桑树,百年份的桑树也很高大,这人偏偏要转一大圈,寻一棵梧桐才肯落脚。

  “我出生的时候,就在一棵梧桐树上,”也许是月光柔和了那凌厉的凤目,月色下的凤夕,看起来比白天要温和许多,“除了床,梧桐就是我唯一可以睡的地方。”

  凤凰,凤凰,非梧不栖。

  元墨顿时明白了什么:“你在树上出生,那你是个鸟吧?”凤夕抽了抽嘴角,面无表情地转头看了看他,闭上眼,睡觉。

  几天之后,羽毛终于收够了,凤夕把银子给了元墨,就离开了。元墨捧着银子把凤夕送到山口,看着那修如苍竹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山路上,禁不住大声喊了一句:“凤夕,你还没告诉你我,你是什么鸟?”

  远处的凤夕踉跄了一下,咬牙回头瞪他一眼,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玉瓶里的蜂蜜很甜,吃一口好几天嘴里都是甜的,元墨舍不得吃,就把小玉瓶藏起来,照旧出去挖蜂窝。山间的桑葚都熟透了,眼看着就要落败,本来说好等熟透了凤夕就再过来吃的,却一直不见他来。元墨摘了一大筐桑葚,准备给他送去。记得凤夕说过,他就住在城东的大宅子里。

  山路崎岖,想着一会儿就能见到凤夕,大黑熊就不觉得累,美滋滋地下山去。
UID: 2668790
性别: 保密
发帖: 1695 精华:(5)
44903
1516
0
注册时间: 2012-09-09
最后登录: 2018-10-13
鲜花 [43]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12-10 13:42:57
第四章

  “叮铃铃……”山路上传来一阵铃铛的声音,料想是有商队经过,道路狭窄,元墨就贴着山壁走,想着一会儿给马车让道。熟料,转过拐角,看到的不是挂了铃铛的马车,而是拿着铃铛的道士。

  那道士穿着一身土黄色的道服,上面画着太极八卦图,手里拿着个大铃铛,走两步摇一摇。

  “师父,这山里真的有妖怪吗?”跟在道士身边的道童歪着脑袋问他。

  “自然是有的,”道士摸了摸下巴上的长胡须,“没见这寻妖铃一直在响吗?”正说着,跟提着一筐桑葚的元墨撞了个正着。

  “叮叮叮……”那铃铛一遇到这身形高大的汉子,顿时疯狂地响起来。

  “呔,妖孽!”道士大喝一声,立时拿出一沓符纸,燃了朝元墨扔去。

  元墨也被吓了一跳,一手护住筐里的桑葚,一手把那符纸挥开:“你做什么?”

  “妖孽受死!”那道童懵懵懂懂地拿出一个葫芦,将里面的一葫芦鸡血泼到了元墨身上,臭烘烘的鸡血顿时把一筐桑葚给弄脏了。

  “你们……”元墨生气了,扔掉竹筐,抬手去揍那道士。

  道士抽出一把用朱砂画过符的木剑,直直朝元墨攻来。元墨侧身避开,一拳打在道士的眼窝上,把他揍趴下。道士立时又甩出一叠符纸,这次的符纸是带了法力的,带着熊熊阴火朝元墨袭来。

  元墨抬手,将法力凝于掌心,虚空阻止那符纸的靠近。阴火乃是这符纸引来的,一旦沾身,很是麻烦。好在这道士法术很一般,根本无法跟元墨这个千年熊精抗衡。猛地一推,将符纸推回去:“好端端的,缘何要与我争斗!”

  道士苦苦支撑,咬牙道:“妖物,人人得而诛之,本道爷这是为民除害!童儿!”说着,把脚边的铃铛踢给道童。

  道童立时会意,拎起那铃铛,指着元墨:“快放手,不然我摇铃铛了。”

  元墨不由得好笑,这么小的孩子,他可不忍心出手揍。道童见那妖怪不肯乖乖就范,便念动口诀,使劲摇起了铃铛。

  “叮叮叮当当当……”清脆的声音越来越急,渐渐的,听在元墨耳朵里的不再是铃声,而是浑厚的洪钟,一下一下在耳边震荡。

  “唔……”巨大的声响吵得他耳朵疼,禁不住闷哼一声,元墨向后退了一步,那道士趁机猛地向前推,燃着阴火的符纸瞬间将元墨围了起来。道士在地上打了个滚,接过那铃铛,使劲地摇了起来。

  这寻妖铃乃是道士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一件仙物,降妖除魔很是厉害。

  “啊——”铃铛中开始传出浑厚的法力,震荡着妖的元神,元墨只觉得身体从内部被一寸寸撕裂,痛苦非常,禁不住痛喊出声,与此同时,那阴火没有了抵抗,毫不犹豫地扑到了他身上。

  千年的修炼,就将这么莫名其妙地毁于一旦,被人收做一张熊皮,元墨很是不甘,但身体的疼痛已经占据了他大部分是力气,让他无法再做抵抗。意识渐渐变得模糊,眼前突然出现了五彩的光晕,在光晕之中,似乎看到了凤夕那张俊美无双的脸。

  “凤夕……”元墨轻唤了一声。

  “是我。”清越如昆山玉碎的声音,瞬间驱散了识海中的铃声,唤回灵台一丝清明。元墨眨了眨眼,发现自己正靠在凤夕的臂弯里。

  方才,穿着一身五彩衣的凤夕从天而降,一张把道士拍到一边,接住了差点滚到山崖下的元墨。看着大笨熊嘴角的鲜血,身上破破烂烂的烧痕,凤目一凌,冷冷地瞪着那道士。

  “又来一个!”道士爬起来,对着凤夕使劲摇铃铛。

  凤夕抬手,虚空一张把道士打出三丈远,而后握掌成爪,瞬间将那铃铛吸到了掌心:“不分青红皂白,滥杀无辜,永远不可能得道。”

  “不可能!”道士大声叫嚷,“这可是仙铃,什么妖都能制服,除非你是神仙!”

  “哼!”凤夕冷哼一声,猛地握拳,手中的铃铛应声而碎,“滚!”

  道士吓得说不出话来,慌里慌张爬起来,拉着道童屁滚尿流地跑了。

  元墨呆呆地看着因为动用法力,而浑身宝光肆意的凤夕,半晌道:“凤夕,你真的是神仙?你……怎么不戴帽子了?”

  “要你管!”凤夕瞪了他一眼,说完,转身就走,足尖点地,瞬间腾空而起,化作一只五彩斑斓的凤凰,长啸而去。

  原本凤夕是一只火凤凰,穿上鸟羽织就的五彩衣,就变成了一只普通的花凤凰,却也更好辨认了。元墨愣愣地看着那优美的身姿,慢慢消失在云端,冲上九天。

  凤夕一走,便再没有出现过。

  元墨养好伤,去城里找过,那座“凤宅”已经空了。熟透的桑葚落在地上,融入泥土,再也没法送去给他吃。那人是神仙,也不会稀罕这些东西的吧?

  爬上高高的梧桐树,元墨坐在当时凤夕坐的位置上看月亮,凤凰,凤凰,非梧不栖,当初凤夕已经告诉过他,只是他太笨,没听懂。

  “嘎嘎,凤凰是这世间最漂亮的鸟,比我都漂亮,”乌鸦在头顶盘旋着嘲笑他,“一只臭熊还想与凤凰相交,嘎嘎嘎,笑死人了!”

  “闭嘴!”元墨生气地拿石头丢他,而后沮丧地垂下脑袋,其实乌鸦说得对,他是个卑微的妖,那人是天生高贵的仙,又怎么会看得上他。

  握着一直舍不得吃的白玉小瓶,元墨一个熊静静地坐在山溪边,山中渐渐下起了雨,乌鸦急匆匆地回巢了,他就坐在雨地里一动不动的。

  “这不是那个给凤凰找鸟毛的熊吗?”龙大指着雨中的男子。

  “是哦,”龙二走上前去,拍了拍元墨的肩膀,“喂,你是不是想见那只凤凰?”

  元墨抬头,看着这两个莫名其妙的人,两人穿着青色的衣裳,头上都有两个龙角,一看就是龙王。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说想见他?

  “告诉你个秘密,”龙大左右看了看,单手遮住嘴,“你只要喊两声,那只凤凰就出现了。”

  “什么?”元墨禁不住竖起耳朵。

  “秘密就是……”两个龙王对视一眼,突然大声喊道,“凤夕掉毛,已经变成秃毛凤凰了!”

  一道艳红色的光芒闪过,还未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两个龙王就被揍趴在地。

  “凤夕!”元墨站在原地,看着那周身瑞气千条的人,不敢上前。

  凤目微抬,看看傻愣愣的元墨,顿时竖起来:“你是傻子吗?站在这里淋雨!”

  元墨看着他,渐渐咧开了嘴角。

  夏去秋来,凤夕发现,自己掉的毛又长出来了,很是高兴,但是好景不长,族中长老告诉他,火凤凰十年涅槃一次,也就是说,十年之后,还会掉毛。

  元墨在云桑山努力修炼,每隔十年,那只美丽的凤凰就会飞回来,扬着下巴要他去收集羽毛做彩衣。十年复十年,不知过了多少个十年,元墨终于度过雷劫,修炼成仙。

  腾云而起,跨过南天门,元墨不再是一只熊妖,而是一直熊仙了。天庭分管之物的星君觉得他老实,便想派他去守天门。

  “慢着!”一道艳红色的光芒划过,身着火红色广袖华服,头戴红玉通天冠的凤王从天而降,“这头熊,本王要了。”

  星君见是凤王,也不多言,笑着应了,将元墨的名字写在了凤宫名下。

  元墨乖乖地跟着凤夕走出星君殿,忽而想起来,自己一只熊,跟着去鸟窝能做什么?

  “本王十年就掉一次毛,你去守天门,谁给本王收鸟毛?”凤夕扬着下巴没好气道。

  元墨愣怔半晌,憨笑着挠了挠头:“嗯。”


作者有话要说:
嘛~杂志上就写到这里哦,等我有空会把短篇的后续都补齐,出个短篇合集书哒~

[ 此帖被小西在2015-12-10 13:44重新编辑 ]
coffeetang
UID: 2533905
性别: 保密
发帖: 255
1407
314
0
注册时间: 2012-01-14
最后登录: 2018-10-17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12-10 14:12:35
看介绍好像不错啊 才更了四章 太少了 养肥了一起宰
UID: 2541805
性别: 保密
发帖: 3917
124
375
0
注册时间: 2012-01-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12-10 14:54:16
有兴趣的书名往往总是耽美来着,泪。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