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青春言情]《偷鸡》作者:红枣(完结) [复制链接] 360| 搜狗| 百度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沐梓汐
UID: 1703708
性别: 保密
发帖: 18923 精华:(69)
55394
27243
9587
交易币: 3105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109 点
原创币: 14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11-08
最后登录: 2018-06-22
鲜花 [132162]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3-27 14:14:48
关键词: 沐梓汐











书籍名字: 《偷鸡》
作者名字: 红枣
原创网址: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305546
章节数目: 5,全文字数:9639字
楼层布局:1-5楼





文案:

我第一次见到顾子轩时候,甚至还不是个人形,倒是一嘴鸡毛,被装在笼子里,鼻梁上还挂了一道血,最引以为傲的漂亮尾巴还被人抓秃了一撮毛。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天作之和 阴差阳错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狐狸精,顾子轩 ┃ 配角: ┃ 其它:








【下载说明】
   如果提示您的货币不足5 ,无法下载附件!——请参考此贴:帮 你 快 速 赚 钱,一 分 钟 搞 定 100 财 富!
成为饭饭VIP会员可以免费下载本站所有书籍,点击这里加入VIP
   论坛屏蔽迅雷\快车等P2P软件下载,请点击附件名称直接下载
   普通会员发书区的书籍需要版主审核完毕转移到书籍大板块才可以下载。发书就有奖励
1条评分财富+15
坐着叶子去漂流 财富 +15 发帖规范,特此奖励,感谢亲对饭饭的支持,祝你在这里玩的愉快 2013-03-28
离线沐梓汐
UID: 1703708
性别: 保密
发帖: 18923 精华:(69)
55394
27243
9587
交易币: 3105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109 点
原创币: 14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11-08
最后登录: 2018-06-22
鲜花 [132162]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03-27 14:15:23


第一章
  妖物志或者□里,女妖怪出场总是个曼妙华丽的场景,尤其是狐狸精,总要来个竹林深处白衣翩跹的倾城一笑,或者漫天花雨里的妖娆转身,务必让每只出场的狐狸精都有自己的个性和特色,或清丽或艳色,再不济,也要有个清秀模样,然后妆容精致表情柔媚地福个身,让对面的书生魂牵梦萦心生魔障才好。
  可惜这些都是骗人的。
  我第一次见到顾子轩时候,甚至还不是个人形,倒是一嘴鸡毛,被装在笼子里,鼻梁上还挂了一道血,最引以为傲的漂亮尾巴还被人抓秃了一撮毛。
  举着笼子的家丁是个壮汉,他一脸邀功的得意神色:“少爷,别看这狐狸小,可胆子不小,动作也灵活,我花了一晚上布置陷阱,一路穷追不舍,才终于拿下了这畜生。”然后他把我往前举了举,“少爷你看,这毛色可光滑着,品性也好。这畜生偷了我们不少鸡,如今被逮到了,也该是偿还的时候,我看马上也要入秋了,少爷拿着这玩意儿给吴小姐做件狐裘,倒是不错的主意。”
  我原先都蔫蔫地蹲在笼中,听到这家丁如此恶毒的主意,忍不住浑身炸毛,弓起了身子吱吱地叫起来。这分明是污蔑,我此次遭难虽然也是自作自受,但这顾家的鸡,我却是第一次光顾的,原先那些个,明明是住我隔壁洞的黄鼠狼偷去的。如今这顾家累计的仇恨,倒要我一个年轻狐狸来偿还。而想到狐裘,我身上便不免一阵颤抖,被剥皮抽筋的苦楚,我的祖上也不是没人受过,但只是没有哪只狐狸能活着写下那感受罢了。我还记得我年少时候,那被人剥光了皮毛丢在洞口的红毛大狐狸,她原先有个极漂亮的人形,原形也是我们族里出色的,那时却是血肉模糊的一团,只留两个眼睛里咕噜噜地滚出泪水,而那咸涩的泪水落到她血肉模糊的狐狸脸上,却又疼得她哀鸣。
  想到此处,我不免觉得前途暗淡,那昂扬的斗志也都偃旗息鼓起来。如今我为鱼肉,他们是刀殂,是杀是剐,也不过一句话的光景。人就是这么残酷恶毒的物种。可怜我还是个刚下山的狐狸,昨晚偷鸡太仓促,除了咬了一嘴鸡屁股上的鸡毛,其余连个鸡的味道都没尝过,却要把一条年轻的狐狸命交代在此处,不能为我族以后的宏图大业添砖加瓦,实在是内心凄苦。如此越想越伤心,我便吱吱哀嚎了几声,坐在笼中,把尾巴收拢了细细舔起伤处来,眼里也吧嗒吧嗒地落下几滴泪来。  
  可显然狐狸落泪的场景没让对面的顾少爷觉得这能落泪的狐狸是个狐狸大仙,因此他也没有要放我一条生路的表示,相反,他只是淡淡地望了一眼笼中的我,轻飘飘地来了一句:“做狐裘倒是不错的主意,可惜这狐狸被你们逮住时候伤了点尾巴上的皮毛,还是再将养一阵,等毛色光滑了,再拿去王五家的皮货铺子。”然后他望着那家丁来了一句,“你有功劳,待会儿去账房领十两银子打赏。”
  那家丁听了打赏,眼睛也眯了起来:“多谢少爷,那这狐狸是放到哪处园子去?”
  “先放我厢房的外室去,这狐狸腿上似乎也有些伤,回头包扎了再送去柴房。”
  这顾少爷说完,似乎有事也走开了,我便被家丁提溜着带到了厢房,这是处幽静的宅子,我被放在桌上,旁边摆放了些精致的茶点,香气宜人,我咽了咽口水,昨夜冒险偷鸡便是因为饿的没法,如今偷鸡不成,这肚皮更是难受,于是便隔着笼子伸出爪子,想要去够那茶点,可惜我的前爪太短,只能干瞪着点心,急得在笼子里打转。
  这顾少爷回房看到的,便是我这番场景,他似乎也没料到我这个没心没肺,刚经历过生死一线的狐狸,是个那么贪吃的个性,倒是笑了笑,拿了旁边的茶点,递进笼子给我。
  我得了茶点,抬头看了眼顾少爷,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十恶不赦,至少他那白玉般的脸还是有可取之处的,笑起来也敛去了一身冷然,露出星点的暖意来。
不过此刻,我也没时间深究他的脸或者其他什么。我实在饿的慌了,拿起那茶点便往嘴里塞,吃完了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爪子,眼巴巴地又继续望着顾少爷。他果然表情又柔和起来,隔着笼子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狐狸脸:“这里都沾上了。”然后他又递了几块糕饼给我。
  我接了糕饼,却也没急着吃,刚才那些茶点已经让我有了力气,这顾少爷看着也似乎也是个有善心的人,我便一把抓住他伸进来喂食的手指,然后放低了身子,哀哀地看他,眼泪也开始在眼眶打起转来,为表示讨好,我甚至伸出了狐狸舌头,和个大黄狗一样细细的舔了舔这顾少爷的手指,然后把我的狐狸头在那上面谄媚地蹭了蹭。
  这一连串动作下,顾少爷倒没什么表示,只是指着我的前爪:“来,把腿伸出来我看看,你似乎脚上也受了伤。”
  我显露出一幅很通人性的表现,即刻把前爪伸了出去,那里在偷鸡时候不小心中了埋伏,被个捕鼠器夹了一下,虽然止了血,但皮毛覆盖下仍然是皮开肉绽。
  顾少爷便拿了药酒,翻开我的皮毛,细细地涂起伤药来,那药水滴在伤口,也有一阵阵细微的疼痛,我忍不住吱吱叫起来,下意识地也想把爪子抽出来,奈何这顾公子竟然力气很大,执意地抓了我的爪子,直到包扎好才松开。
  “把尾巴也拿过来看看。”这顾少爷又继续对我说道。
  可这次我却迟疑了。尾巴对于我们狐狸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从小的习惯便是,只给自己的父母或者将来要成亲的人摸。所以摸尾巴对于我们狐狸,可以算是非常羞耻和私密的事情,断然是不能随随便便给人摸的。
  我抬头看那顾少爷一张雪白的脸,嘴角也漾着似笑非笑的神色,在笼子里打了几个转,最终狠了狠心,还是试探的把尾巴送到了他的手里。他用手握住了我的尾尖,细细抚摸了两下,我有点痒,但仍然用尾巴讨好地在他手上扫了扫。他笑了。
  我便用两只前爪着地,殷切地看着他,喉咙里也吱吱地发出些讨好的声音,只希望我的配合和乖巧让这顾少爷心生怜惜和慈悲心肠,放我一条生路,也不枉费我忍辱负重把尾巴给他摸。  
  大约我的尾巴蓬松柔软手感不错,这顾少爷顺势摸了很多把,也特地拿过我秃毛的那一小段前后审视,看到这处我心中便有些郁结,这顾少爷家的老母鸡也不是吃素的,我刚照准前面一只小鸡扑过去,却不料腹背受敌,被那老母鸡把尾巴啄秃了毛,而小鸡也听到动静转身跑了,害我只啃到一鸡屁股的鸡毛。
  摸了许久,这顾少爷终于松了手,我把尾巴收过来,等了会儿,头上终于响起顾少爷的声音:“你这尾巴大约也要十几日才能长出新毛,这几天就给你补补,我找厨房杀几只鸡来。”
  我听得满地打滚热泪盈眶,忍不住跳起来用两只前爪握了拳,对顾少爷做了个揖。却不料这顾少爷眼波流转,又自言自语般的补了一句:“我给你吃鸡,你也要好好把毛色重新长得油光瓦亮起来,我也才好拿你去做衣服送人。”说完便转进了厢房的内室,不一会儿就传来熄灯上床的声音,空留我呆了一张狐狸脸,在黑暗里烦躁的咬笼子。果然我不该心存侥幸,人都是凶恶的东西!我想到这姓顾的少爷摸了我的尾巴,还那么多下,顿时羞愧的满脸通红,心中恨恨想着,只要我一出笼,我一定要一口咬死他!。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等我有空考虑重新架构写成长篇。这日子过得苦闷的要死了啊!
离线沐梓汐
UID: 1703708
性别: 保密
发帖: 18923 精华:(69)
55394
27243
9587
交易币: 3105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109 点
原创币: 14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11-08
最后登录: 2018-06-22
鲜花 [132162]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3-03-27 14:15:53

第二章
  可惜天不遂狐狸愿,第二天这顾少爷起床,我便立刻跳起来横眉冷对,可他竟然就只撇了我一眼,便转身走了。整整一个上午也没有回来,我饿的眼睛发花,恨恨地骂着这不讲信用的愚蠢人类,昨天还说给我吃鸡的,今天却连个像样的早饭都没有了!
  好不容易午后他踱步回来,我已经有气无力地趴在笼子里了。然后他把我从笼子里抱出来,一手捏着我的脖颈,一手喂了颗乌黑的丸子给我。那丸子又忒大,我一口咽下去,差点噎死,只能凭空翻了好几个白眼,才缓过一口气来。却不料这丸子刚下肚,四肢百骸间却是灼烧般的火热一片,当即难受的我不顾形象地翻滚起来。
  好在这姓顾的见我吃了那丸子如此癫狂,立即抱住了我,手也不停给我顺毛,终于才稳定了下来,他这才施施然起身,命下人带了只烧鸡过来,然后他想起什么似的,又吩咐了一句:“记得再带壶酒来。”
  好在下人见他神色严厉,很快地便带了东西来,那顾少爷把我按进怀里,防止我脱逃,一手准备把烧鸡撕小了喂我。我不屑地撇了撇嘴,我们狐狸吃东西向来不在乎斯文,我饿得狠了,便一口咬上了那烧鸡的鸡屁股,也算是泄愤。那顾少爷却愣了愣,然后春风化雨般的笑了,也不在乎因为我刚才的一扑腾而弄到他衣襟上的油污。我便也不再理睬他,刚才那颗黑丸子让我还心有余悸,此刻来了烧鸡,却想,即便是死,也要做只饱死的狐狸。当下便不顾三七二十一地狂吃起来,直吃到嘴角脸上全是一层油光,才满足地打了个饱嗝,露出圆滚的肚皮翻了个身,而刚才那一壶酒,我也不顾那少爷的脸色,便窜上桌对着瓶口就啜吸起来。是上好的桂花酿,甜腻而芬芳,可惜喝多了后劲很足,不多时,我那狐狸脸上便挂了两条飞红,眼睛也水汪汪的聚焦不起来,只看见眼前的顾少爷也是两个影子交相辉映。
  之后的记忆就有些模糊了,喝完酒后,我的身体也轻飘飘起来,朦胧间就感觉心口一阵火辣辣的疼,之后竟然梦到自己变成了个人形。只是第二天早上起来,我还是那身狐狸皮毛,四爪着地,并没有成为个容色倾城的美丽女子。想来也怪,我其实是狐狸精里面很特殊的一只,修行了千年,却惟独变幻不cr形,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身边的狐狸们一个个人模狗样地学着人的样子满口之乎者也,每每他们下山以后讲述的那些人世间的见闻,让我欣羡不已。可见皮囊的作用确实很大,如若此刻我是个人,那顾少爷但凡不敢这般拘着我,可惜我长了浑身皮毛,啃了嘴鸡毛,便是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
    好在如今我已经不在那让人屈辱的笼子里了,可脚上却被牵了个线,另一头就系在桌子腿上,我回头狠命地咬那根线,它却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纹丝不动,只咬的我痛苦无比。沮丧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才发现,脖颈里什么时候竟然也被挂了个铜铃,怪不得当才一走动便要传来点什么声音。我心里愤恨,即便我是个后进的连人形也修不出来的狐狸,也不能这么羞辱。
  而这种羞辱感在下午达到了顶点。
  我见到了隔壁洞的黄鼠狼。一般情况下,他乡遇故知,总该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场景,可我却宁愿那黄鼠狼没见着我。只因为我这般惨淡形容的样子,实在没法和嘴角抹油,皮毛光滑的他相比。可这家伙却眼睛尖得很,左右一看周围没人,便大了胆子摇头晃脑地朝我走来。  
“青青,你怎么弄成这样?”黄鼠狼凑过头来,细细打量系在我脖子上的铃铛,然后眼珠子也滴溜溜地望着我转。
  “你还有脸问我?!如果不是你之前一直来顾家偷鸡,让家丁有了防备,我能第一次就被抓么?我这是被你连累了。现在这家的顾少爷要扒我的皮,你得救我出去,不然我死了一辈子不饶了你。”我龇了龇牙露出个凶恶的表情,吓得黄鼠狼也退后了一步,然后他来来回回忘了忘四周:“如今这里守卫不严,连我都能溜进来,可惜你这腿上的绳子似乎有点来头,沾了点仙气,我们妖怪都是没法自己咬断的,还有你脖子上那个铃铛,也用了仙家法术,不是轻松能解下来的。我看当前的唯一办法,就是你变cr形,然后大摇大摆从这里走出去,即便遇到那个顾少爷,也能用美色糊弄过去。”然后他抓了抓头,“当然,前提是你是一只有美色的狐狸精。”  
听他这么一分析,我顿时泄了气,要我变cr形,真是比咬断那绳索都难,正哀声叹气,却见家丁的声音从外院传来:“我刚看到的,一只膘肥体壮的大黄鼠狼,窜进这个方向了,似乎在少爷的外厢房。看我不把这畜生也拘了,刚才厨房还被他偷去一大块鸡肉。”
  黄鼠狼也听到了这声吆喝,可惜他正准备逃,那家丁已经拿了木棍,站在了厢房的门口,堵住了唯一的出口。黄鼠狼又转过头对我吱吱叫了几声,他情急之下讲了他的方言,我听得不甚清楚,而正当我琢磨他意思时候,便是一阵烟雾袭来,紧接着,门口那几个家丁也开始哀嚎。
  这是一阵带了臭鸡蛋味道的气体。伴随着“彭”的一声,气体的主人便趁着家丁的慌乱拔足狂奔了。我一边用前爪捂住鼻子,一边和家丁一起咒骂,这该死的黄鼠狼,竟然放屁逃生了。适才才晕晕乎乎想起来,刚才他转头吱吱的那阵嘱托,该是好心地要我捂上鼻子的。

作者有话要说:
做不完的作业ORZ,简直是重回高中TAT 等俺忙完这阵一定去码现代文TAT
离线沐梓汐
UID: 1703708
性别: 保密
发帖: 18923 精华:(69)
55394
27243
9587
交易币: 3105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109 点
原创币: 14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11-08
最后登录: 2018-06-22
鲜花 [132162]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3-03-27 14:16:21


第三章
  这日顾少爷终于又来了。我近几天已经很是盼望他的到来,每次他的气息一到门口,我便要举了爪子正襟危坐。因为只要这顾少爷来了,我便有鸡吃,有酒喝。
  可惜今天他却带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那女子眉头画得一副克夫相,却还要掩了嘴角装作羞涩,那副眼珠子却是恨不得贴到那顾少爷身上,如若这目光有温度,顾少爷的薄衫该早早被烧出两个洞来。他在桌上摆了酒席,引那女子坐下,便一起对酒吟诗起来,竟然忘记了我一般,甚至都没丢块鸡骨头给我。
  这几日我摸清了那顾少爷的脾性,只要乖巧地听话,他总是好相处的,也很大方,自我住进他家以来,我顿顿都能吃鸡,这几天尾巴上的新毛也开始长出来了。如今他这副不管不顾的态度,我却是有些不满,平日的晚饭都是我和他两人一起的,如今却多了这么个庸脂俗粉,实在叫我生气,于是我便从幕帘后面突然窜出,照准那女子脚上便是一口。
那女子果然惊天动地的一声吼。那嗓门,简直像是马车开过时车轮碾压土地的声音。她喊完以后,似乎才注意到顾少爷,立刻羞红了脸,娇嗔地道一句:“顾少爷怎会养这般不通人性的畜生。人家腿上好疼。”
  顾少爷便道了歉,吩咐了几个下人去拿了些药膏来,这之中他抽空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的,墨黑的眼珠子背着光看过来,竟然如狼般发出绿油油的光,吓得我吱吱叫了一声,又钻进了幕帘。
  “吴小姐,这便是我给你说的狐狸了,养着它,也只是因为抓捕时伤了皮毛,这几日为了让它养养肥壮,便也只牵了根线,让它自由活动一段,等时日到了,便给你做件狐裘。料想这通体雪白的狐裘,也只有吴小姐这样的天人之姿才可以穿出风骨来。”
  那女子一听这话,便立刻用柔柔的眼波看向那顾少爷,恨不得礼义廉耻全不顾地要委身他一般,可此时,顾少爷却叫了下人:“吴小姐今晚受惊了,还请你们把她送回府吧。”
  那吴小姐便哀怨而含情地看了顾少爷一眼,似乎是怪罪他的不解风情:“子轩,你真是的。”
  我也这才知道,原来那顾少爷,全名是顾子轩。
  毕竟如若我逃不出去,这便是将要杀掉我的人的名字,我默默在心中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却是心痛如刀绞,仿佛有什么东西,阻隔着我的记忆,那里空蒙一片,却带了惆怅和失落。我又念了一遍,这种感觉仿佛才被压了下去。
  总之我感觉很不好,这顿我还没喝酒,头却有些晕乎乎的。仿佛什么情绪要破壳一般,面对顾少爷对那吴小姐的说辞,我关注的重点,竟然不是要把我扒皮做狐裘,反而是,那吴小姐怎么能算是天人之姿?!怎么能配得上我的皮毛!我的皮毛,只有穿在我身上最好看!如若我变成了人形,定然比这吴小姐貌美不知多少倍!。
  好在变cr形这个想法让我想起了点正经事。即便这顾子轩面若冠玉,我很喜欢他的烧鸡和他抚摸我被我顺毛时候的舒适,甚至是他的软榻用来打盹儿也甚好,可惜我到底还是想多活些时日的。黄鼠狼也说了,如果我想脱逃,怕是变cr形便是唯一的途径了。
  如此想着,我便越加想变cr形,这个时候,计较的就少了,即便是个歪瓜裂枣长满麻子的脸,也总比这个长满毛的狐狸脸强。
  而送完吴小姐之后,顾子轩倒是又回了厢房。这回却在我身边蹲下了身,用手摸了摸我的头,我想到眼前这个笑着的人要拿我做狐裘,便恶狠狠地上前咬了他一口,许是最近鸡吃多了,牙齿也锋利了不少,这一口下去,我便觉得腥甜的血味充斥了喉间,而抬头看顾子轩,却是眉头都没皱一下,甚至并不抽回手指,只是有些愣神:“你到底是会怨恨的。”他笑眯眯地说道,“是看到我和吴小姐在一处不开心了?”。
  我吱吱叫了两声,然后有些赌气地把头扭向了一边。顾子轩见了,却是毫无同情心地哈哈大笑,然后才用手捏了捏我的耳朵,把我的狐狸脸转了过来:“你害怕么?被做成狐裘?”
  我学着狗的样子在喉咙里低低地吠了几下,但显然毫无气势,顾子轩除了笑仍旧是笑,然后他把我一把抱进了怀里,用手梳理我背上的毛发:“你见过哪只要被做成狐裘的狐狸每天被喂鸡吃的么?”
  我心中一激荡,看来顾子轩还是对我有些感情的,而想到不用被做狐裘,我更加安心往他怀里蹭了蹭,那种温暖让我惬意而舒服。可他下一句便有打消了我的慵懒。
  “不是都说,狐狸会报恩么?我如此喂你,如此待你,你若还不能变出个貌美狐仙来,那看来便真是个寻常的狐狸,物尽其用,我也就只好做个狐裘去讨好别人了。”
  听罢这番话,我急得吱吱乱叫,我确实是个狐狸精没错,但却是个修行不到家,变不cr形的,我这点道行,连说人话都不行,甚至完全不从向顾子轩解释说明,一听如果自己变不成个人,就还是要被做了狐裘,便烦躁不安。不知为何,每每听到那吴小姐或与那吴小姐扯上关系的事,我一颗狐狸心便要火燎火燎的,胸口也一阵一阵的疼。
  而顾子轩在说完那些话后,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这才踱步进了内室,空留我一个人在那里绞尽脑汁想那变cr形的咒语。
离线沐梓汐
UID: 1703708
性别: 保密
发帖: 18923 精华:(69)
55394
27243
9587
交易币: 3105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109 点
原创币: 14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11-08
最后登录: 2018-06-22
鲜花 [132162]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3-27 14:16:51

第四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那个晚上我确实终于变成了人形,可惜也不甚光彩,倒是灰头土脸的。
  长夜漫漫,那晚的我自然是无心睡眠的。内室的顾子轩倒是睡得安稳。我在外室踱步,可踱到一半,就发现不对劲了。我嗅到了布匹烧焦的味道,循着这味道,再看到眼前场景,便知道大事不妙。
  那是顾子轩的卧房,一小截蜡烛大概被风吹倒了,却正好倒在了窗边的帘幕上,此刻已经起了火舌,正一点一点地慢慢朝着床边扩散而去,我腿上系着的绳子只够我走到内室的门口,能大致看清里面的情景,却没法再往前了,自然,这局限的活动范围里,我也是没有办法后退的。如果这火势变大,而顾子轩还是和死猪一般沉睡不醒,那别说他,就是我,也得陪葬。
  这是火已经烧得噼啪作响了,甚至开始冒出一阵阵呛人的浓烟,可是顾子轩竟然雷打不动地躺在床上,我在内室门口吱吱地喊破了嗓子,他也毫无反应,眼见那火舌都要往他身上撩去。
  这一刻,我发誓,我内心想变cr的欲望从来就没有这么强烈过。想到顾子轩给我吃的鸡,给我喝过的酒,其实他也算个马马虎虎的好人,这样死了未免太可惜,即便是死,他也该是被我咬死的。
  这时候内室的地面上因为火的灼烧竟然也有了点滚烫的意味,我后腿被绳子牵制着,只能仰着脖子努力把前爪伸过去,却不料那地面把我的爪子烫的一缩。我只能回头试图咬断绳子,可咬得腮帮子都合不拢,那绳子还是纹丝不动。我挣了两下。突然五脏六腑里发出一种正被灼烧的疼痛感,和那日吃下黑丸子之后的反应如出一辙,但这次却更加猛烈,持续的也更加久。我疼得趴到地上。入眼的周遭景象也开始渐渐模糊,再睁开眼,却见所有物什都变小了。
  我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糊涂了,可当伸出来的不是我那毛茸茸的爪子,脸上也是一片光滑,没有那一脸狐狸毛,再一看自己身形和脚下,才惊呼了一声。
  不是周遭的物件变小了,而是我变大了。千钧一发之际,我竟然激发潜能,变成了个人形!真是可喜可贺!
  变cr之后便好办多了,我不用再只依靠牙齿,手指比爪子更灵活,我弯下腰解开了脚上的绳子,便飞身冲进了内室,心里嘀咕着,顾子轩,算你走运,遇上我修行得道,算做顺水人情,救你一命,也算报了你的烧鸡之恩。
  以前黄鼠狼在山下偷完鸡以后总爱悄悄蹲在树丛里听乘凉的人讲述人世间的故事,那里面英雄总在救完人以后有个完满的结局,即便不是有了流芳百世的名声,也要叉着腰英姿飒爽地指点一番江山。这黄鼠狼很是艳羡,每每听完这些故事,都要来和我复述一遍,日积月累,弄得我也有点英雄情节,总想着自己也英雄一回。
  然后等我把顾子轩弄醒,却并不是什么英姿飒爽的情景。屋内的火势太大,我一身白衣被烧得七零八落,头发乱糟糟一片,真真是灰头土脸,让我心疼不已。这白衣是我的皮毛所化,如今这破损的程度来看,等我变回原形,该是个斑秃的狐狸。想到此处,我不禁悲从中来,也不再顾忌,一屁股坐下就嚎啕大哭。
  这顾子轩便坐在我对面打量我,脸上却噙着笑。他在我变cr形把他叫醒时便恢复了神智,一门心思却不在火灾上,倒是一直盯着我的脸看,脸上浮现出柔和的表情。我不禁停下了哭,苦着一张脸看他,思忖着,这顾子轩该不是是突遇变故,被这火灾一惊吓,变成傻子了吧?这么想着,便要上前查看。却不料这顾子轩却握了我的手,把我顺势一拉,我一个脚下不稳,便跌进了他怀里。
  “青青,青青。”他笑了笑,用手指描摹了我的眉眼,似乎看出我眼里的疑惑,便好心解释道,“我知道你的名字,我知道你,很久很久了。也一直在等你。”
  我仍然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疑惑地眨了眨眼。
  顾子轩却是笑的不可抑制:“前世你可是个精灵古怪修行悟性也很高的狐狸,如今怎的变得这般傻气?你记不得我也没事,我记得你就好,你只需记得,我是顾子轩,你以后的日子都要和我一起过。”
  我仰头试探地问了句:“你会每天给我吃鸡么?”。
  顾子轩点了点头。
  我却还是信不过他,人类总是善变的,便摇了摇头:“我要自己回山上。你的烧鸡的恩情我也报过了。”
  顾子轩却不依:“你的恩情报了,可是我的还没有呢,你救我一命,我愿意以身相许。”说完他便抱了我往另一个厢房走去。。
离线沐梓汐
UID: 1703708
性别: 保密
发帖: 18923 精华:(69)
55394
27243
9587
交易币: 3105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109 点
原创币: 14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09-11-08
最后登录: 2018-06-22
鲜花 [132162]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03-27 14:17:22


第五章

  事后我便只能在顾子轩处住下来,他说他以前还摸了我的尾巴,也一定要对我负责。我想了想,他每天都给我吃烧鸡,我确实舍不得咬死他,更何况他用手摸我背时候很舒服,加上人长得也是养眼的,留着也不错。
  而之后我也才稀里糊涂地弄清楚,原来我和顾子轩是前世就有情缘的,只是他注定短命,我为了让他续命,便掏了内丹给他,自己却遭受天劫死了。顾子轩痛失爱人,在奈何桥边也没喝下孟婆汤,于是这一世里便一直在寻我。不料我上一世里重伤过度,不仅失了记忆,忘记了一切,甚至因为损耗过大,至今一直只能是个狐狸形态,连个人的样子都变不出来。
  那日顾子轩喂我吃下的黑丸子便是什么十全大补丹,提升我修为能帮助我早日化形的。他开始捕了我,说要扒我的皮做了狐裘给吴小姐,也不过是气话,顺带刺激刺激我,因为据他所说,我前世里,是个十足的妒妇,见到和顾子轩搭讪的女子,便要化了狐狸的样子一阵撕咬。而给他大补丹的和尚也说,需要我化cr形,是要一个契机的,毕竟总要有点外界刺激,才能激发潜能。所以那火灾也是顾子轩自己安排的。
  实话说,刚听这番说辞,我是很目瞪口呆的。一来我觉得为了让顾子轩续命而自掏内丹,这不是我的风格,二来,我一向是个淡泊名利随遇而安的狐狸,争风吃醋这种凡夫俗子做的事情,也不大符合我的身份地位,三来,我觉得给顾子轩那什么大补丹的和尚必定是个骗子,因为我吃下那丸子,除了当晚的绞痛,没什么感觉修为精进感,甚至那绞痛,我也觉得是因为那黑乎乎的丸子不干净。
  而顾子轩看我听了以后一副呆愣样子,也并不懊恼,他只是摘了朵花,斜斜地插到我的发髻上:“晚上的鸡,红烧还是清蒸?”。
  “红烧!”我喊了一声,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顾子轩带来的花味道也清香宜人,离那日火灾也过去数月了,我在顾子轩的照料下,皮毛早已长好,如今是个威风的漂亮狐狸。闲暇时,便变做原形,在花园里玩耍。
  可今日却有些不同,那吴小姐在被顾子轩严正拒绝后,竟然又上门了。我气得咬牙切齿。明明顾子轩那日抱着毛色光滑的我,已经说过,自己有意中人了,这女人却还是死皮赖脸,看来今日要给她个死心才是。
  平日我不大喜欢变作人形,今天却为了她破例一回,甚至在镜子前画了点胭脂。
  待我风风光光威风凛凛从顾子轩的内室走出来,那吴小姐果然便暗淡了神色:“顾少爷竟然有这样的人间绝色作陪,怪不得…怪不得…还是我自作多情了。”说完便掩面夺门而出,搞的我摸不着头脑,我明明还什么都没说呢。
  之后室内便只留下我和顾子轩。他笑着看我。    
  我有些懊恼,正要摇身变回原形,他却一把揽了我:“青青,你这样真好看,就这样,让我抱抱。”他的手臂收拢,我便只好维持了这姿势,让他抱着。
  此刻他的心跳我也能听见,体温也让我觉得舒适,想着今天晚上的烧鸡,心里更是甜蜜蜜的暖洋洋的。我看着眼前这个人,挺拔的鼻梁,柔和的双眼,或许我以前真的轰轰烈烈地爱过他,可惜如今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子轩似乎看出我心中所想,亲了亲我的额头:“过去不可追,来日犹可待。即便不记得以前,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么?每分每秒,不是都很开心么?”然后他眼睛深深地望我,“青青,你喜欢我么?”。
  他一边问我,一边过来握了我的手,我心中一软,千言万语,化为一句。
  “喜欢。”。
  ——————End ——————
离线chengjikui
UID: 2452039
性别: 保密
发帖: 1323
3080
134
0
交易币: 2632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1-09-26
最后登录: 2018-07-16
鲜花 [1]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03-27 14:21:50
只有这么多吗?开篇不错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