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UID: 2618781
性别: 保密
发帖: 67
10771
35
0
注册时间: 2012-06-26
最后登录: 2016-03-21
鲜花 [2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3-24 23:44:44
— 本帖被 沐梓汐 从 口-舞文弄墨 移动到本区(2013-03-26) —
首发地址:晋江
倾谁一生一世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倾世,云晟 ┃ 配角:卿时 ┃ 其它:

楔子


  血色嫁衣随风而舞,她立于祈天台上,目光透过额前的金丝珠帘淡看百官俯首,眸光流转,定定落在天台右侧一名侍卫身上。那侍卫身着与别人不一样的银甲黑靴,腰间佩戴着特属公主府的青玉吊坠。
  那是公主府的侍卫长,是她……爱的人。

  身边的侍婢为她奉上三杯圣酒,她不动,只是轻仰下颌,神色倨傲的盯着那人,这样的场合无人敢催促她,只是祭天一直没有开始,台下百官不由嘈杂起来。
  这些声音终是惊动了木头一般的侍卫长,他转过头,目光与公主相接。凤冠霞帔,他的公主比世上任何女子都要美,但他的公主,他永远也不能触碰,连看,也是逾矩。
  云晟手紧握成拳,他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生硬的割断相接的视线,只垂首静看脚下这一方天地。
 
  珠帘下的唇弯出了一抹弧度,似苦似痛,又似认命一般无奈。红袖拂过龙纹托盘,她举起第一杯酒,身后的国师高声唤道:“祭天!”她将酒杯高举过头,一杯酒向天洒尽,她声色沉稳,带着男子也鲜有的豪气道:“与国相别。”
  “祭地!”
  “与民相别。”
  “祭祖!”
  “与家相别。”

  仪式完成,大齐的永明公主将坐上远嫁往南方越国的花轿,从此大齐的倾世公主再难回大齐。
  
  身边的婢女要来扶她,倾世却一挥衣袖,让婢女退至一旁,她取下头上的金丝凤冠随手一掷,径直扔在云晟跟前。云晟骇然,猛的抬起头来,却见倾世自发上抽出一把如钗细的刀刃,那时他在倾世十五岁及笄时自己打磨好送她的,让她遇到危险时可以自救,一直以来,她都宝贝似的藏着,没想到第一次用,竟是在这样的场合……。

  云晟只道她要做傻事,吓得肝胆俱裂,还未行至她身边,却见倾世将披散下来的长发一抓,以细刃割断如瀑长发,随手一挥,乌发如丝漫天飞舞。
  百官惊骇,一旁观礼的皇帝也站起身来,天台上的奴仆侍卫跪了一地,只有云晟呆怔的站着,目光痴痴的望进倾世眼里,怎么也逃不出来,他听见她的声音微弱的响起:“祭倾世公主,与君……相别。”
  这话就像道枷锁,锁住了云晟这一生,一世。

  倾世决绝的转身,面对皇帝,俯首而拜:“倾世此去再无归期,愿以发代身,残留大齐!祝社稷长存,愿吾国,长安!”三叩首,仿似让大齐三千里国土震颤憾动。
  百官肃静,国君默然。

  倾世起身,挺直背脊,目光不再犹豫,决绝的向祈天台下的花轿走去。再未有半分留恋。

  嫁衣因叩拜而沾上尘埃,她发丝凌乱,额前甚至泛出血丝,但在云晟眼里这样的倾世才真正的倾国倾世。这世上再不会有一个女子如她,再不会有……

第一章

  夜,护国将军府。宾客们觥筹交错间,红衣舞女翩然起舞。
  没有人注意到,坐在主位的那人在看见舞女的这一刻浑身一僵。
  舞女知道今天是护国大将军五十大寿,这样的场合,她不能踏错……一步踏下,身子一歪,她倏地摔倒在地,耳边纷杂的声音微微一静。
  “把她扶起。”浑厚而带着些许沧桑的男声说完,立即有两人扶起她,她向上一看,说话的人竟是大将军云晟,虽已是知命之年,但护国将军的面容并不显衰老,眼眸中被岁月沉淀下来沧桑更能震人心魄,他问,“你唤何名?”
  “奴婢……卿时。”
  云晟一怔,唇中来来回回只轻念着舞女的名字,半晌后他忽然开口:“可愿入我护国将军府?”
  场面一静,宾客们皆奇怪的打量这个舞女,只为护国将军一生未娶妻纳妾,这种要求还是头一遭。卿时心头一凉,认命的跪地叩首,眸光黯淡:“谢将军。”
  奴仆为她洗漱之后让她身着薄纱,送去了将军房中。不知等了多久,外面的宴席终于结束,卿时双手紧握成拳,身子已凉得发抖。
  房门推开,云晟迈步而入,刚一走进里榻,看见不停颤抖的卿时,他一怔,随即摇头失笑:“这些自作主张的奴才!”他退出门外高声喊道,“来人,把她那件红衣裳拿来。”
  云晟在屏风外静待卿时换衣,外间的烛火把他仍旧挺拔的身影投在屏风上,卿时心头满是疑惑,她从坊间听闻过传奇一般的云晟,从一个侍卫到护国将军,他一生峥嵘,历经三朝帝王而不衰,与他功名相反的是他的家庭,没有子嗣,没有妻子,他像打定注意要孤独终老一般,而今天,为什么会看上她?
  卿时穿好衣裳,慢慢走出,云晟的目光在她身上留恋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嗯,你就站在这儿。”言罢,他绕至书桌之后,竟提起了笔,蘸了墨,笔尖在纸上停留了许久,直至墨点滴落在宣纸上,火星轻响,仿似将他唤回神来,云晟又看了卿时一会儿,才在纸上落了一笔,只是半天也没在勾勒出下一笔。
  他微皱眉头,神色有些许呆滞,而眼中更是有难掩的疼痛之色。
  肩,腰,裙摆,云晟艰难的勾画出女子的形态,可他抬头望了一眼卿时,又垂头看画,怎么也画不出脸,到底是什么模样呢?记忆中的身影那般模糊,他闭眼细思,却更加看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模样呢……
  搁下笔,云晟惘然,望着宣纸上女子的身形,另无数人胆寒的黑眸中流露出三分无奈,七分无助。
  为什么……就想不起来呢?
第二章

  他沉入睡梦之中,红衣女子的身影舞出的弧度仿似与当年那袭鲜红嫁衣相接,他看见庭院中梨花如雪纷纷而下,婢女伺候她穿上繁复的嫁衣……这是在做嫁裳最后的整改,把她装扮得完美,只为送她去嫁一个连面也没见过的异国国君。

  窗未落,倾世目光越过铜镜落在院外男人的背影上。也不管身后的侍女还在缝改着什么,她站起身来,婢女们一惊:“公主?”
  “都出去吧。”她淡淡吩咐,婢女们虽不解,但却不敢违背她的命令。婢女路过男人身边惊动了他,他回过头,眸光穿过庭院与她相接。院中梨花簌簌而下,微风拂动倾世未束的发,她缓步走出屋子,站在庭院中,唤道:“云晟。”
  院外男人走进院子,单膝跪地:“卑职在。”
  “明光十年,父皇欲封你为禁军卫长,你为何不去?”倾世这突然一问让云晟呆怔,他还未答话,云晟又道:“光宝元年,骠骑将军欲招你为将,你为何拒绝?”

  为何……云晟心中苦笑,还能为何。他默然垂头,静待倾世下文。
  静默之后,倾世毫不避讳的直言道:“你喜欢我罢。”
  这份感情深藏于心,他从未说出也不敢正视,恍然听见倾世将他这卑微的情绪挑明,云晟呆怔着抬头望她,也忘了所谓的礼仪尊卑。

  倾世垂头看他,而后蹲了下来,直视他的黑眸,就像小时候她与他一起在草丛里抓蝈蝈,两人都是脏兮兮的脸,一抬头就能触碰到对方的额头,然后傻兮兮的望着对方笑,他们明明那么靠近。
  “你喜欢我吧。”若说刚才的话还有些疑问,这话便是肯定了,倾世直勾勾的看着他,就等他点头承认。
  然后目光留恋了半晌,云晟终是又垂下了头:“公主,你明日便要……远嫁。还请多歇息。”
  
  接触不到他的眼神,说不失落是假的,倾世目光也落在地上,看着他从小因练武而显得粗糙的手,就是这双手一直护着她,陪着她,从未远离:“我只问一次。”倾世恍惚的开口,“如果我想走,你愿带我走吗?”
  她放开齐国公主的身份,抛下责任,背弃君王子民,怀揣着可怜的期冀,近乎没有尊严的问他——
  愿意带她走吗?

  他愕然抬首,震惊的望着倾世,不敢相信她会问出这话来。但见她脸上没有半分玩笑之色,云晟握紧拳头,忽然双膝跪地,俯首而拜,声色难掩沙哑:“卑职……不能。”
  不是不想,不是不愿,只是不能。云晟……他永远活得这么诚实。
  倾世浅浅的勾起唇角,在云晟看不见的角度,杏眸中的终于泛出湿意,数不尽绝望,却也有意料之中的了然:“我知道的,我知道……可是,我喜欢你。”

  她回了房,坐在窗前,静静摆弄着梳妆夹中的首饰,窗仍旧未落,云晟仍旧守在院外,还是那个角度,倾世一眼便能看见他的背影,她唤道:“云晟。”男子回过头,倾世垂眼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在云晟看来,她就像是在闭眼歇息,院中梨花纷飞,仿似王母的钗,在他们之间划下跃不过的距离,“明日你不用随我离京。”
  云晟一惊,脑子空白了一瞬。
  “我离开京城后,你便不再是我的侍卫。”
  也就是说,她……不要他了吗。再也不想相见了吗……

  拳头握紧,云晟点头,低声应是。
第三章

  彼时心间的刺痛与怅然犹在,只是清醒之后浑浊的眼珠中却有几分可悲的惊喜,他立即摸到书桌旁的笔,刚要画下,却发现笔端墨已干,砚中也早已无墨。
  脑中的身影稍纵即逝,片刻之后,他便再次忘记所有。
  苍老的眉宇间难掩失落,令天下敬畏的护国将军此时露出的表情却像孩子一样无助。
  一声叹息,他无力的倚在太师椅上。昨晚竟这样不知不觉的趴在书桌上就睡了,云晟苦笑,真是越老越不知事了。一抬眼,不经意间,阳光穿透眼眸,书桌前的女子仍旧静立,她垂着头,眼眸微闭,一袭红衣,宛如梦中倾世垂眸的脸,云晟便在这一瞬恍了神。

  不知怎么行至女子身前,他伸出苍老的手,仿佛穿越了时间,再次触碰到那个鲜活的脸庞,美得让他不敢多看:“倾世。”简简单单的一个名字,却让他忍不住眼眸微润,记忆中的女子抬眼看他:“云晟,你喜欢我罢。”
  嗯,我喜欢你。
  可是这话,他永远说不出口,她也不可能再听见了。

  卿时眉头一皱,缓缓睁开眼,近在咫尺的苍老的脸将她狠狠惊住,她倒抽冷气,挥手打开云晟的手,用力推了他一把,云晟毫无防备,被她推得后退了几步径直撞在书桌上,卿时也腿一软摔坐在地,她惊骇的望着云晟,只见护国将军扶着腰,嘶嘶抽着冷气。惊骇之后,卿时苍白了脸色,她……伤了护国将军?
  外面的奴仆听见房间异动慌忙的推门进来,看见房中场景,有人呵斥:“大胆……”
  “行了。”话还没说完便被云晟打断,“把她安置好。”没有多余的话,却以让所有人明白了将军的态度。

  卿时留在了将军府,云晟却从不碰她,他只喜欢她穿红衣,只喜欢看她静坐,但他却比任何人都对她要好,坊间传闻护国将军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卿时虽什么都不说,但心里总是难掩窃窃自喜。
  
  又是一日阳光明媚,云晟仿似心情极好,他与她坐在一起用膳,可今日午膳的菜肴却比平时简单许多:“虽然简陋,但都是我做的,吃得惯吗?”
  卿时一怔,护国将军为她下厨……她脸红着微微点头。
  “今日是你生辰,我也不知送你什么,只好做了些你喜欢的菜。”云晟有些紧张的说着像一个想要讨好别人的孩子,“不好吃可以骂我。”
  卿时呆怔了一瞬,今日不是她生辰……这句话在喉头滚了一下,然后咽进肚里,她看了一眼桌上的菜,很多也不是她喜欢吃的。仿似恍然明白了什么,卿时愣愣的望向云晟,却见他温和的望着她,但目光却没落进她眼里。他像是……
  在寻找着什么人,而那人不是她。


  第四章

  及笄礼后,繁复的礼服尚未褪去,倾世坐在院子里望着明晃晃的月亮,拉平的唇角诉说着她的不悦
  云晟忙完侍卫部署的事,刚走到公主院门口便看见她又没关院门就坐在院里,她面容映着月色有些说不清的清冷。云晟眉头微蹙,她不高兴吗?为什么?
  可不管他有多想让她开心,他都不能再往里走了,公主已经成年了,是大姑娘了。他们男女有别,尊卑有别。

  云晟垂下头,想到及笄礼上倾世的身影面容,他从没那么清楚的看见他们之间的距离,她是天之骄女,是天上的星星,他再如何仰望,再如何踮起脚尖想去触碰都是不行的。
  掌心收紧,云晟脚步一退,守在院外,忽听里面一声瓷器破碎的声响,云晟心里一惊,回头望院中的倾世,只见她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盯着他,云晟不明所以,倾世喝道:“进来!”
 
  云晟乖乖走进去,倾世盯了他许久,见他始终一言不发,终于忍不住大声道:“礼物呢!”她摊开纤细的手像要抢似的伸到他身前,“我的礼物呢!”
  月光下她头顶做工精细的发钗晃得云晟眼花,他手心一紧又将袖中的东西又往里藏了藏,他垂头:“抱歉,我……卑职没有……”
  倾世更怒:“胡说!前几天我明明……”她咬唇,把后面的话咽进去,摊开的手掌仍旧固执的放在他面前,但却带了点微不可见的颤抖,她垂下眼眸,眼眶微红。
  其实倾世怎么会不知道云晟在顾忌些什么,她知道在她登上高台行礼之时,这个男人仰望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的落寞。数年相伴,她却觉得他们之间越走越远,他自称卑职,对她行礼,疏远她……倾世害怕,有一天他们的对话会变成了可悲的命令回答。

  看着垂头的女子,云晟心尖一软,心疼压过了所有情绪,他慢慢拿出衣袖中藏着的发钗,低声道:“我没有做得很好。”
  倾世看着放在掌心的发钗,有些怔神。云晟耳根染红:“磨着磨着,就磨成这样了,虽然不好看,但可以防身。”他眼神四处飘了一会儿,落在一旁的梨树上不敢看她,“不喜欢可以骂我。”
  
  握住发钗,倾世珍惜极了的放在胸口,之前再大的怒火与不安都被抚平,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唇角的笑慢慢展开,“我很喜欢。”她弯起眼眸,映着动人的月光仰头望着他微笑:“我很喜欢。”
  云晟悄悄转过眼,但见倾世脸上的笑,心中的那些复杂的情绪都安静了下来,他恍惚间又想起自己留在她身边的原因,不就是为了这抹明媚的微笑吗,不就是……想看见她开心吗。
  
  “可是……”倾世佯装苦恼道。“这钗好像没有用武之地。”
  云晟怔然。
  “因为,你会一直护着我的,不是吗?”
  心尖酸软,他差一点就逾越了身份的距离摸上了她的脸。他的公主真是无赖,居然在这种时候讨要承诺。云晟无奈一笑,郑重的点头。他本来就会护着她,会一直护着她……
  
  剧烈的马蹄声不知从哪儿惊起,踏碎安宁。美如梦幻的月色破碎,倾世的脸在他眼前消散,朝堂上一纸急报宛如惊雷在他耳边炸响。他犹记得,那是倾世嫁去越国一年之后,边境传来的消息——
  
  越国内乱,大齐嫁过去的皇后,被叛军鞭笞而死。

  “你会一直护着我的。”

她唇边的那一抹笑就像是让他世界倾倒的阳光,那样的明媚,他再看不见,也永远记不起来了……
第五章

  午睡初醒,云晟在床榻上睁开眼,但神识仿似还停留在梦中,他怔然的坐起身来,触目的一切仿似都如那虚幻的镜中水月,他觉得这里才像是一场梦,真正的云晟只活在梦中,只存在于过去。
  
  他犹记得那年初夏,被叛军打得丢盔弃甲的越国皇帝来大齐求救,皇帝应允借兵,越国承诺镇压叛乱之后割让十座城池给大齐。也是那个时候云晟做了这辈子最冲动的事,他当着百官与国君的面将逃难而来的越国皇帝一顿暴打。
  他嘶吼着问:“为什么你逃出来了!公主呢!我大齐的公主呢!我……”最珍惜的倾世呢!他将她交给一国国君,她本值得这人倾国相待,但他却让她受鞭笞而亡!

  不出意料的,发泄怒火之后他被带入了天牢,三日后皇帝亲自来看他:“你愿戴罪立功,去越国镇压叛乱么?”
  他仰头望皇帝:“皇上,叛乱平定之后能将公主的遗体带回大齐吗?倾世……应该很想回家。”
  帝王沉默,一声轻叹:“若找到了她,便带回来吧。”

  云晟毫不犹豫的披上战甲,远赴越国。战场上的云晟宛如杀戮的机器,但凡越国叛军落在他手上均没有好下场,日日杀戮,他心中戾气深重。他夜不能寐,那些难平的疼痛汇聚成磨灭不了的恨意,灼烧得他日夜难安,宛如蚀骨之蛆,将他一寸一寸啃噬干净……

  情绪涌动,没想到过了这么些年想起当初的事,他仍旧心绪难平。
  外间“咯哒”一声轻响,云晟披上衣服走了出去,却在书桌那方看见了卿时,她正在看着他桌上的书画,但见云晟走出,卿时一惊,矮身行礼:“将军。”
  云晟点了点头。又打量了她一眼:“为何不穿红衣?”
  卿时垂了眼眸:“衣裳……脏了。”她轻轻答完,手指在书案上的宣纸上轻抚,“将军,这些画……为何都没有面目。”她看得出,画中的人都是她,但这画中人的神韵却又与她有所不同,而且因为每张画都没着脸面,好似有另一个灵魂住在其中一样。
  云晟走上前来,默默的将画卷收起来:“面目我都忘了。”他轻声回答,语带叹息。

  他曾以为会永远记着倾世的面容,不管未来如何。然而未来有多长?在比回忆还漫长的岁月里,他渐渐忘记她的嗓音,慢慢模糊她的面容。时光比刀剑更无情刮骨,把他脑海里的倾世割得破碎不堪,直至再也拼凑不起来。
  忘了?卿时无声的打量云晟,无数的问题想问出口,画中女子到底是谁,他又把她看做是谁,为什么会忘了面容?但卿时记得自己的身份,她没有追问的资格。
  卿时笑道:“将军今日午睡得久,我给你熬了碗粥解乏。”
  云晟点头,看着卿时将桌上的粥端起来递给他。他接过粥,微微一怔,目光落在卿时脸上,但见她轻轻笑着,眉目弯弯,窗外的阳光透入洒了她一脸明媚。云晟便在这一瞬走了神。
  
  粥放在唇边,清淡的香气飘入鼻端,云晟一笑,仰头饮下,而后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卿时的头
第六章

  这一晚云晟梦见了很小的倾世,她还是个肉球一样的小丫头,那一年他家道中落,被卖入公主府做奴才,他第一次见倾世是大晚上的时候,小公主偷偷跑到池塘边捉萤火虫,她扑了半天一个没捉到,他一伸手便捉了一个递给她,圆脸大眼睛的小女孩惊叹的望着他,肉感十足的嘴发出“哦哦”的惊呼。
  “大哥哥好厉害。”
  他曾经家中也有些家底,那时并不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如人,他道:“满天飞的都是,很容易捉到的。”
  肉球公主捧着萤火虫委屈的嘀咕:“倾世捉不到。”
  心头一软,他摸了摸公主的头:“我帮你。”
  捉了一袋子的虫,倾世乐得咯咯直笑。云晟后来想,或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他对那种笑容便没了抵抗力。

  后来伺候倾世的奴仆寻来,先不由分说的将云晟骂了一通,他年纪小,气得一脸通红,是倾世一口咬了那人,踉踉跄跄的跑过来将他胳膊一抱,道:“你骂我!倾世错了你骂我!不准欺负大哥哥!”
  那以后,他变成了公主钦点的侍卫,倾世待他始终与别人不同,他也倾尽一切去回报这份不同,但是,不管他怎么回报,最后他还是亏欠了她,而且怎么也弥补不了了。

  晨起,卿时又为他熬了粥,他静静的喝下。
  他想用自己的所有去填补那份空缺,即便,他填补的那一点东西,与倾世不过只有那么一丝半缕的可怜牵扯,对他来说也聊胜于无了。

  春去秋来,护国将军大病。卧榻不起。
  皇帝忧心的派宫中御医来瞧过几次,说法都是一样,气虚体弱,众人皆道护国将军云晟是真的快走到寿命的终点了。云晟自己倒觉得没什么不好,他每日睡的时间多了,梦见倾世的时候便也多了。即便是那些疼痛的回忆,但对于醒来之后脑海中一片空白的云晟来说,那些也都是幸福。
  
  卿时日日在他榻前伺候,某个桂花飘香的日子,熟睡中的云晟仿似做了什么噩梦一般,他侧过身子,唇中呢喃着梦话,卿时凑进一听,隐约感觉到他在唤她的名:“卿时卿时……”仿似要将这两个字刻入骨髓心田,连死也不能忘。
  卿时怔然,不经意间在云晟枕头下看见一个扁平的木盒,他从不与她同榻,是以卿时也从未发现过这个东西。她心中一紧,终是好奇的将那木盒抽了出来。
  木盒表面很光滑,像是被人抚摸了千万遍一样,打开小锁,里面铺着红底丝绸,而丝绸之上仅仅只有数十根长发,被人珍惜的卷成一束,以红绳扎了起来。
  卿时不由伸出手,轻轻抚摸那束长发,像是摆了许多年,这黑发已有些枯了,但卿时能想象,当初这些头发应该是极美的。


  第七章

  “咳。”云晟一声咳嗽慢慢转醒,但看见床边卿时手中的木盒时,他神色一变,眸光中立即肃杀一片:“拿来。”他声音气弱而沙哑,但其中暗含的杀气却将卿时一惊,木盒掉落在床上。卷成一束的黑发落了出来。
  云晟坐起身,将发丝装了回去,眸光森冷的盯着卿时:“有的东西你最好别碰。”言罢,他难以自抑的咳了几声,“熬粥也好,私通越国,把将军府的部署图盗出去也罢,我都能容着你,但别触动我的底线。”
  卿时一惊:“你……”
  “出去罢。”
  他都知道,卿时一时惊骇不已,这个人什么都知道,可他却从来不说,甚至对她没有一点指责,为什么……仅仅是为了彰显他的宠爱吗?或者说,他是为了彰显对另外一个女人的刻骨怀念?
  
  卿时离开之后,云晟疲惫的阖上眼。
  他这一将功成是用越国的枯骨垫起来的,偶尔他也会思及此生罪孽深重,但是越国人要他怎么不恨。想起方才那个梦境,卿时眉头紧蹙。

  那年隆冬,他攻入越国都城,领兵踏入皇宫,助越国皇帝重登皇位,然而当他提出要将倾世公主的尸首带回时,却没一人敢应承。追问之下,他才得知,那些越国人竟是将倾世剉骨扬灰,洒在了皇城郊外的荒山上。
  云晟大恸,几乎站不稳身子:“在哪儿?”
  宫中经历叛乱的人将他带去,郊外荒山上只余芒草,不生树木:“你们……竟是连一块避阳的地方也不肯为倾世寻一下。”云晟咬牙切齿,仿似将越国人恨入骨髓,然而跟在他身后的宫人,却道:“这是娘娘自己选的。”
  云晟怔愣,宫人道:“娘娘重伤时,吩咐我们,以后她若身死,便将她烧了,从这里洒下。她说,这里的风能带她回家。”

  山风呼啸,扬起他的发丝,云晟放目望去,发丝飞扬的方向正晃晃悠悠指向大齐,五脏六腑仿似被绞做一堆,让他痛不欲生,他微微弯下腰,捂住心口,喉间有血腥味涌动。
  她想回家,她一直想回家。他承诺过的护着她没有做到,最后一面也见不到,连带她的尸骨回家也无法做到……他……简直没用至极。

  “云晟,如果我想走,你愿带我走吗?”
  当初那恍然间的问题再次从脑海深处蹿出,令他惘然,若再有一次,他即便拼尽所有也会带她走,然而后悔无用,遗憾再也无法弥补……

  卿时不再给云晟熬粥,云晟也从不过问,只是将一些消息透露给皇帝知晓。这是倾世的国,倾世的家,他不管做什么,也不能让这个国家来承担后果。
  可即便不再喝粥,云晟的身体也一日一日的弱了下去,他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做的梦也越来越奇怪,有时候是记忆中的,有时候是记忆外的,现实和梦境他再也分不清楚。
第八章

  越国叛军首领细数越国皇帝的罪行,附带列出大齐的过错,他们将倾世吊在刑架上,让她的狼狈被所有人观看,他们想告诉民众,高贵如齐国公主越国皇后也能被他们踩在脚下。
  
  倾世只双目失神的望着远方,像是没了灵魂的玩偶,只是她眼神定定的望着一个方向,目光好似穿过了重重人群,厚厚高墙,飘到千里外的大齐京城,那里有她熟悉的大街小巷,有公主府,有站在院外的云晟和满园的梨花。
  有个男子会用最温柔的目光望进她的眼里。她跃过千山万水,只为停留在了他身边。
  
  他们抽打着她,于他们而言,他们打的是大齐,鞭笞的是越国皇家的脸面,可云晟知道,倾世最喜欢的事是在夏天的夜里捉虫子,最珍视的东西是他送的那支破钗,最常说的话是……
  “云晟。”
  她只是那样一个女子。
  刑架下的民众高声欢呼,刑架上的人只遥遥望着那个不明的方向,直到她再也抬不起头,再也说不出话,轻轻阖上眼,她吐出最后一口叹息:“云晟……”
  他说,他会一直护着她的。
  可到最后,她也没等得来。
  鞭笞而死……


  恶梦惊醒,云晟满头冷汗,他捂住紧缩的心脏,疼得蜷起身子,在战场上受过再重的伤也从没有过软弱,但此时的云晟却模糊了浑浊的眼。倾世倾世,她真是让他倾尽了这一生一世。
  
  在床榻上挣扎了一宿,第二天他的精神却极好,他说要去祈天台走走。没人敢拦他,三朝元老,护国大将,他闲庭散步似的走上了祈天台。这是当初于他而言神圣得不可侵犯的地方。
  他站在祈天台中央,仰望苍穹,细思当初倾世站在这里是,看见的是不是这同一片天,她的心境,是不是也与他现在有几许相同。痛与无奈,爱而遗憾。
  他佝偻着背在祈天台上缓缓看了一圈,而后俯首跪下,三叩首:“愿社稷长存,愿吾国,长安。”他声音虚弱沙哑,额头贴着地,好半晌也站不起来。
  祈天台上微风刮过,云晟颤抖着身子慢慢站了起来,他环顾四周,一片空无。云晟笑了笑,觉得如今的自己是有些老得糊涂了,这样做又有什么用呢,像是能把倾世的魂招回来似的。
  
  他摇了摇头,往祈天台下走去,路经他当年做侍卫站的那个位置,他顿下脚步,身后暖风徐徐,他不经意的回首一望,仿佛是阳光错了位,他看见漫天梨花簌簌而下,那个红衣广袖的倾世公主站在祈天台中央,目带三分挑衅,三分苍凉,还有更多的情意定定的望着他。
  时光仿佛流转了数十年,这仍旧是当年的祭天礼,君王与百官都在观礼。
  他瞳孔微缩,身着他那身公主府的旧甲衣,他缓步上前,伸出手,忘却了一切:“倾世,我带你走。”
  “我们……回家。”
  公主冷漠的眼神便在这一瞬微微一软,她勾起嘴角,弯了眉眼:“嗯。”
  

  后记

  护国将军云晟殁
  
  卿时在云晟床榻的枕头下拿出木盒,仔细打量才看见木盒盖的边沿处轻轻刻着一个人的名字,她呢喃出声,然后恍然了悟。她静静扣上木盒转身出门,将这盒子扔进了庭院中燃烧着的巨大火盆之中。
  那里的东西是烧给云晟的。

  大齐的倾世公主在越国离世之后,有个男人便再也没有活过。他用一生祭奠了她。
                                               完
[ 此帖被森浓不緑在2013-04-03 20:05重新编辑 ]
【下载说明】
  如果提示您的货币不足5 ,无法下载附件!——请参考此贴:一 分 钟 搞 定 100 财 富!
  成为饭饭VIP会员可以免费下载本站所有书籍,点击这里加入VIP
  论坛屏蔽迅雷\快车等P2P软件下载,请点击附件名称直接下载
  普通会员发书区的书籍需要版主审核完毕转移到书籍大板块才可以下载。发书就有奖励
1条评分财富+10
沐梓汐 财富 +10 亲,感谢转载分享短篇小说!以后记得按格式发帖哟~~\(^o^)/~ 2013-03-28
UID: 1738238
性别: 保密
发帖: 531
59
98
10
注册时间: 2009-12-12
最后登录: 2018-11-15
鲜花 [1]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03-25 00:14:24
手机上的,存了慢慢看,谢谢楼主!
UID: 2343468
性别: 保密
发帖: 420
15
43
0
注册时间: 2011-05-09
最后登录: 2018-09-19
鲜花 [1]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3-03-25 00:44:37
写得很不错的短篇
UID: 2807610
性别: 保密
发帖: 317
150
7
0
注册时间: 2013-04-05
最后登录: 2015-07-02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3-04-12 07:56:48
好好看TOT感动了...哎哟...又是悲文TOT,,,
UID: 1762000
性别: 美女
发帖: 1171
39
106
1
注册时间: 2009-12-27
最后登录: 2018-11-12
鲜花 [99]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4-13 12:45:22
看的我都哭了 真要命啊 倾世倾世
UID: 2612687
性别: 保密
发帖: 2056
32
204
0
注册时间: 2012-06-12
最后登录: 2015-08-07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04-13 12:49:32
谢谢楼主分享
UID: 2560834
性别: 保密
发帖: 424
30
42
0
注册时间: 2012-02-19
最后登录: 2018-11-14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10-11 22:47:04
为什么又是悲剧啊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