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82
645
141
0
交易币: 1380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8-06-10
鲜花 [66]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05-19 16:43:37


第一章
重来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就是风的声音,还有天空的颜色,刺目的阳光。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迷恋,我没有看到我的父母在什么地方,出世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在家。
这样说有语病吧!
父母都不在,我一个人是怎么出生的?
因为我不是人。
我是妖。
雀妖。
我说的出世,应该用破壳会更合适一些。
当他们都回到家里的时候,既没有意料中的鸟蛋,也没有意料之个的雏鸟。
是一个孩子,一个呆呆的,通过窗口望着天空的孩子。
那是我渴望已久的地方,想要回去,却找不到出路。
忘我的,化出原身,飞往我向去的地方。留下家里已经看傻了的父母远去。
“还看,快追啊!”
这是父亲的声音,他在告诉母亲,再发傻下来,这孩子可就真的丢了。
他们之所会呆的原因,他们族中以至山中都没有听说过一出生就是人形的孩子,更别提飞到天上去了。还有,那个羽毛的颜色也不对,幽蓝似海,流光似冰。
品种是和他们一样没有,可是这颜色呢?
而如今他们没有空去想这个了,只有全力的去追赶,希望能把这个怪孩子带回来。
匆匆数年,所以有的剧中人也到了集合开演的时候了。而地点则是在一座大山里,在那里面有一个很小的村子。就住着十几户人家,村长家有个傻儿子喜欢村里最好看的女孩子。
那个傻小子名林月,而那个女女孩,说来也巧合,她的名字里有一个字与那个小子同音,她名蓝灵。
他们从小就一起长大,她跟村子里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在她眼中,林月更像是哥哥,可是他从来都不这么想。这个村子里的大家也都知道,因为他是村长的儿子,在加上他也不是什么坏孩子,大家也就默认了。他们两是最般配的一对,只要等到那个蓝灵心动就好,反正他们不缺什么时间可以慢慢的等下去。
可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上天并没有给那两个人多少的时间。没有一次可以好好的活过二十岁的,如今都已经十八的他们随时都会离开。
这是从出生那天就定好的结局。
那怕如此,我们也想尽量的过好我们的每天。一无所知的活下去,直到。
“你怎么会在这里?”
直到某个声音的打断,什么事都不记得了。就边刚刚在想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
“无聊出来晒晒太阳。那林月你呢?”
“当然是来找你的了。”
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要问。
“有什么事吗?”
“只是来看看你。”
没有什么事就不能来了吗?想这样问又怕话到这里就结束了。
“看过了,可以走了吗?”
结果不管怎么说,她的回答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蓝灵她虽然对所有都差不多,但唯独对林月特别的冷淡。
“为什么?”
他一直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算了,你还是不要回答了。”
他没有离开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静静的看着那个总是无视他的少女。一袭幽蓝,夕阳的余辉在她的身上镀了一层淡淡的金光。随着日光的倾斜,沐浴在光芒中她的好像随时都会阳光带走一样,而他却只能够这样的看着。只是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保持这样的距离,总有一天可以靠近一些。
当他做好这样的准备,山下,村外的人开始了他们之间关于领土的战争。用人民和国家的利益为口号,说着自己愿意奋斗无数次,只是为了让他的百姓们可以生活在更好的土地上。
可是在战场上奋斗的人永远都找不到那个提议的人,他们的君主。
原本这一切都跟我们没有关系的,那是他们的事,而且他们也找不到这个地方,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这里根本就不存在,也看不见。
这一天,林月去蓝灵发呆的地方找她,却怎么也找不到人影。接着他就在村子里找,还是找不到她。
在以为她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她却又出现了。那时的天已经黑了,还有一个陌生的男子靠在她的身上,他们两个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
林月找蓝灵都快要找疯了,现在估计快要气死了。
男人对于敌人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一顿再说考虑其他的事。
然而有此意料之的事,当它真的发生了。却是更加的接受不了,那就是蓝灵她,为了那个陌生的男人居然跟他动手了。
就连一句解释都没有,沉稳应对他的所有进攻,再以双倍的力道还击回来。在她地眼中,他更是陌生人一样。
都就因为那个男人,他就算是伤痕累累,也要先杀了那个王八蛋。
感觉到了浓重的杀气,那个人好从梦里醒过来一样,揉了揉自己身上的伤,本为遇到了救命的神仙姐姐。怎么还有附送一个对醋缸的,就说嘛,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好事。
清了清嗓子,你们都不说话,那就让我来说两句好了。
“你们这小两口,打的差不多就该停下了,再不救人,一会这里就会多出一个死人。”
也不看看,这有还有一个受伤的人,要打可以先给我止了血再打。
真是不懂事的一对年青人。
怎么杀气的感觉不对了,刚才是火辣辣的想要你命,现在倒是凉飕飕的冻死个人。
在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那个神仙姐姐送在我脸上甩了一个大嘴巴子,然后不见了。
我这是说错话了吗?
“我们真的像小两口吗?你的眼光倒是不错。”
看来也没有说错话,至少这位小哥,心情很愉快的过来套近乎。
“怎么看都是很般配的一对。”
怎么看都知道你只是单相思而已。
“你伤的不清啊!我带你去疗伤。”
“那就麻烦小哥了。”
不说实话果然是对的。
“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称呼起来很麻烦。”
“在下无恨,小哥又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称呼起来确实不方便。
“我啊!我叫林月。”
这一世,谁是谁非,谁又是谁?不过都是一场轮回罢了。




[ 此帖被忧一在2018-05-25 10:21重新编辑 ]
【下载说明】
   如果提示您的货币不足5 ,无法下载附件!——请参考此贴:帮 你 快 速 赚 钱,一 分 钟 搞 定 100 财 富!
成为饭饭VIP会员可以免费下载本站所有书籍,点击这里加入VIP
   论坛屏蔽迅雷\快车等P2P软件下载,请点击附件名称直接下载
   普通会员发书区的书籍需要版主审核完毕转移到书籍大板块才可以下载。发书就有奖励
离线1981306237
UID: 2953664
性别: 保密
发帖: 3058
32
303
0
交易币: 1356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4-09-06
最后登录: 2018-06-20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5-19 21:50:19
感谢楼主分享
离线zx532767674
UID: 2988636
性别: 保密
发帖: 1086
14219
102
0
交易币: 6168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5-03-21
最后登录: 2018-06-24
鲜花 [2]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05-20 06:40:20
安静的走反而是个幸福!

楼主留言:

还是有人真的看到最后的,理解的还不错,和本意已经很接近了。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82
645
141
0
交易币: 1380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8-06-10
鲜花 [66]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8-05-23 14:59:02
Re:《祈愿》第二章节梦否?

原本以为我会死在战乱之中,天上天偏偏让我活了下来。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可天上从来都没有掉馅饼这种好事,它这所以让我活下来,只是因为你还没有到死的时候。
所以我从来都不感谢天。
可是,我现在却开始感谢它了。
因为我遇到了一个人。
那个救了我的仙女。
在我第一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似曾相似。
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也许是因为头在出血的缘故,我说了一些违心的话。也是为了保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少年看到我就想杀人。
完全是拼命的架势,幸好有她在傍边,不然可就真死定了。
一袭幽蓝如凤起舞,那个少年想杀我,她便保护着我。
感觉很熟悉。
所以我更不能死了,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至少,让我多了解她一些。
可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却默默的告诉我,我们之间不可能的,可是我无视了那个声音,不试试怎么会知道。
于是我用一句话让那名白衣少年散去了杀气,却换来了她的一巴掌。
她生气了。
而我却和那个白衣少年成了朋友,暂时的朋友。
“在下无恨,小哥又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称呼起来确实不方便。
“我啊!我叫林月。”
“那个姑娘又叫什么名字?”
应该是问错话了,林月他很是生气的瞪着我。但他是个直白的少年,有什么话马上就会说出来。
“你问这个做什么?你不是喜欢上蓝灵了。”
“蓝灵啊!倒是根她很配的一个名字。”
“你反应倒是快,她的名字确实和她很配。只是她不可能会喜欢你的。”
“林兄弟你多心了,我只想知道打我的人叫什么名字。”
“这倒是跟我一样了,在这个村子里被她打过的人除了我,现在又多了一个你。”
听林月这话,他倒是有些自知之明的,知道蓝灵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只是他还这样苦苦的纠缠着,不累吗?
累也不累谁知道呢?话永远是说别人的时候容易,可真正要做到时候往往没有那么简单。不然我如今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若是可以选择出生的话,其实这里就不错。
近夜时我们才到了他的家,他是这里村长的儿子。家自然也就比其他人的会好一点,然后他的父母看到我时候就和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表现出了明显的不欢迎。
他们还真是排外不是吗?
也许是年长者的固执,在他们的心里早就已经认定了外来者不祥。
是预感的可能性更加一些。
他们并不是第一次看到外来人无意中闯,而让他们这么不安心的就只有我一个。
这个那怕是在我离开这里之后依然没有知道的事,我的到来是意味着失去。
天亮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好多了,可以到处走走。而林月他并没有空陪我,他每天都有他的事情要做。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去做什么!
我知道他去找谁,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去往哪里?这里还算一个不错的地方,远离凡尘,没有战乱,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就此留在这里。可惜了,很多时候人的想法只能放在心里想想,对于一个陌生的外来人,不管是不是一个可怜人因为什么原因而来到这里或者其他地方,你身边的人都没有义务去同情你照顾你。
对此我也有同样想法,只要伤好了就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有些走神的散步,却意外的来到了她的面前。那个救我的女孩子她就静静的坐在草地上看着遥不可及的天空(这个词是给我自己用的,因为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是妖,天空只对于人类遥远)。然而还有更高的地方,那是她永远都不想去的地方,最终一定要回去牢笼。
不管她去往何处,总有一个人会追过去,或许那个时候已经不再是人了也说不一定。
对于未来之事,她只是为了她自己安心和愿望,说来也是个自私。
只是她的自私,换来的却是另一个人的无悔,若是从头再来,与她相识便是出生之愿。
那个所谓他,如今变成了谁?
会是我吗?
没有通过脑子的旁白,道出了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
“你怎么来了?”
“迷路了,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她依旧看着她的天空,我知道自己没有它好看。
“多转转总可以找回去的,或许直接下山也是可以的。”
不应该是说‘一会我送人回去’之类的话比较正常吗?下山,她也如同其他人一样排外吗?
“我有些累了,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会吗?”
她没有回答。我也没有离开,而是找了一个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坐下。幸好今天衣服的颜色同这青草地是一样的,不然染上草渍可是很难洗的。
“这里的天空很漂亮。”
这可不是什么没话找话,那是因为这里真的很漂亮,如果你为了活命而躺进死人堆的最底层,天空对于你而言有时也可以是恶梦,当你出来之后,想的只是离开,像如今这样安心的看着天空的蓝色与之相称的青山绿水,亦如在梦中。
如果她可以多说几句话就好了,但又害怕她说的太多这个一切真都变成了梦。
醒来,我还在原来的地狱里。
“回去吧!”
她好不容易说话就是赶人,但还是听话一点的好,这脸可不想再被打了。
“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靠得太近对谁都没有好处!”
丢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她就不见了,幽蓝的身影还未消散的余声,莫非是伤势加重了,连幻觉都出现了。
在脑子里想着好玩的,看来这里的人都有些古怪,轻功再好也不可能凭空消失不是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
也不知道是谁的设定,今天的结尾又是那个傻小子的出现。
“你有看到她吗?”
“有,刚刚才离开这里。”
“以后不准你靠近这个地方,更不可以靠近她。”
又吃那门子的醋啊!
“安心好了,我一出现她就赶人了,然后消失不见了。”
只是林月,你可以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吗?而你们又是什么?
离开这里之前总会知道的,不然写出这么一地方,加上一个我是做什么,不会只是为了找一个以第一人称说话的旁白吧!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82
645
141
0
交易币: 1380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8-06-10
鲜花 [66]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05-23 15:00:11
Re:《祈愿》第三章 不如归去

看着阴沉的天空,那个乱吃醋的少年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也许是因为天快天完全变黑的原故,她现在应该也回到自己的家里吧!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了什么问题,那个女孩子,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然而这里,此生只来过一次,怎么可能呢?
不知不觉中,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影子在我面前出现,如她一般的蓝色,孤寂的遥望远方。而我只能远远的看着她,因为我知道只要我一靠近她就会消失不见了。
“傻瓜,既然来了,那就走吧!”
她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不见,亦如今天的她一样。或许她们两个人根本就是同一个人也说不定?不是或许,而是肯定,至少在梦中我是这么认为的。
她的消失也是清醒的时候。
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这一点早就不重要了,只是,你的话我会听的。身上的伤早就没有什么了,这里的药还真是神奇,明天应该就可以离开了,在离开之前。至少再见上一面,那怕什么话也说不了这也没有关系。
当清风拂面,才是真正的清醒。
刚刚都都在想什么?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我发觉自己越来越奇怪了。说不上来的奇怪,时不时的想到一些人,偶尔走神都可以看到她,就连梦里也是一样。我不知道那是谁,只是知道非常的想见到她,那怕只有一面也好。可同样的也知道那是一件不可用的事,有关她的一切。
她是谁?
这是问自己的话,心里知道答案,只是它不愿意告诉我。
“是时候离开了。”
这里并不是属于我,自然也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它是某个故事的一个舞台,而我们都是整场戏的一部分。
临走之前,还想再看看一个人。
大部份的人一定会想,是那个女孩子。连我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可实事却是那个喜欢吃醋的男孩子。
“你怎么来了?“
那是蓝灵喜欢待的地方,在这里最容易找到他了,他总是喜欢到这里来找她。
只是,一个人不会累吗?
明明什么都知道!
我明白却也理解,只在心里忍不住的问一句,同时也是在问自己。
“林月,我想我是时候离开了。“
不好的感觉从来到这里开始由弱至强,再不离开恐怕会发现灾难,那是我永远都不想知道事。
演员都到齐了,好戏总该上场了。
天空中云城深处,提笔的人不怀好意的笑着。
“还要多久你才会对那个人死心呢?“
听不到的低语,刺骨的寒意传到重要角色的心中。
“突然觉得好冷啊!“
林月是一个有什么就什么说什么的人,与我正好相反。这股军寒意,让人有些怀念和期待。
那也意味着,她一定在附近。这是灵魂深处的声音,久违的喜悦。
“无恨,你不冷吗?“
“我不冷。”
看吧!我总是不喜欢说实话。
“我这就回去了,不是去你家,而是下山,我想我有生之年应该不会再来了。”
他的表情倒是一点都不吃惊,毕竟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这里的人一点都不欢迎我,而他也算是其中一个,尽管他对我还算不错。有点像朋友的感觉,可这里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外人,永远都是外人。
异类,才是最准确的词。
“需要我送你吗?”
“送,我又不是小孩子,而且你还要在这里等她不是吗?”
你要是肯离开这里那才怪了。
“我走了。”
背对着他渐行渐远,她?蓝灵应该就是那个她吧!
既然已经见过了,那心愿也就是了了。
也许这就是注定,那个傻小子在哪里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她,而我却在下山的路上遇见了她。
而今天的她也一反常态的,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离开之后就不要再回来了。”
一如既往的话语。
“我们见过吗?”
在这山之外的地方,更早的时候!即使我没有说的太明白,如果真的是她,那就一定会知道的。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疏漏是那个人故意的,还是你的执念太强了。”
才半天的时候,她的衣服倒是蓝的越来越像流水似的活着。
“应该是执念吧!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但自从见到你之后,我就明白了你是我一直在找的人。只是我现在要离开了,如此也正何你的心意。只是下一次,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吗?”
曾经的影子已经完全化成眼前的她,我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了,早在过去,早在前世,愿在未来。
一切都明白了,我之所以来这里的原因,只是为了一目心思,念其永世。如今,够了。
“你是来送我的吗?”
“算是吧!也是来告别的,我们没有下一次见面的机会了。”
没有下一次。
笑容有些苦涩。
“是结束了吗?那样也好。”
她终于可以解脱了。
“此生为妖是那个人最大的疏漏,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而我更没有想的是你这个笨蛋也会出现在这里。离开的时候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来了吗?”
“你都说我是笨蛋了,怎么会记得住呢!”
她的笑容有些无奈,这里几世里都从未见过的,她的心里也是有我的,尽管和想要的不同,但总比没有的好。
“羽,既然不复相见,那我可以最后再抱你一下吗?”
生生世世都不会再相见了,那就最后的感受你一次你的存在吧!
她并没有拒绝,而主动的过来拥我在怀,这次以前的都不一样,不是死亡的别离。不再是渐渐冷去的身体,是温热的生命,在她还活着时候也算是第一次了。
“下一次如你所愿,或许我会忘记,或许又作一世的笨蛋。”
但灵魂深处你一直都在,不求相守,只求影存。
“可以最后叫我一声吗?”话并没有说出口,还是算了,今生她好像还不知道我的名字,要求的太多,只会让自己更加伤心。
这便是我此世所求,痛彻心扉,才可以让我下一次依然记得你。
“对不起!”
“这是我听到的第几次了,去做你想做的事,我只愿你达成所愿,生生世世永不相见。”
从离开的那一刻起,我们真的再也没有见过面。
生生世世永不相见,她真的做到了。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82
645
141
0
交易币: 1380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8-06-10
鲜花 [66]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8-05-23 15:01:52
Re:《祈愿》终章

祈愿
独自等待的林月,等到的却是一个消息。一个让他失去理智的消息,有看看到蓝灵和那个外人抱在了一起,还是蓝灵主动的。他们还说了好些话,具体都说了些什么,那个来传话的人由于站的太远并没有听清。
“我要杀了你。”
林月这个傻子只是发疯了似的跑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个来传话的人,同样也是来之村子之外。
在气昏头的时候谁还会注意这些,更别提那个呆子了。
当他跑到那个人所说的地方时,蓝灵已经不在那里了,只有无恨一个人。
乖乖在坐在石头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一样。
不用想也知道的是蓝灵。
可是他错了,他等的人一直都是他,只是一个没有问一个没有说而且。况且林月也没有给他回答的时间,他此行的目的就只有一个。
杀!
化手为爪穿心而过,他必死无疑。
抽的手却无法回收,因为被那个没有躲开的他给牢牢的抓在了手里,怎么也挣脱不开。
“你是谁?”
那个王八蛋跑哪去了?
“在这个世界上可以杀死我的人就只有你,而我注定死在你的手上,无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说话间他的模样变了,由他变成了她。
“为什么会是你。”
为什么?
我又做了什么?
心里无法承受这一些,而记忆的闸门亦如前世一般全部涌出,无数个声音无数的名字在心里回响:
“羽姐姐,再有五年我就十八了,到时我们一起离开这里,行侠仗义,斩妖除魔。”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姑娘嫁我可好?”(花舞/墨羽)
“舞,若是我们离开了,你会等我吗?”
“生生世世啊!舞,若真的有生生世世,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一定一眼就认得出来,到时候我们还在一起。”
“乖弟弟,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百里朝/百里月葵)
“朝,百里朝。”
照,等我,总有一天我可以光明正大的与你一起,到时候我摘了面具,若是我真的好看,你也满意,我不嫁你。(照/夜)
我要娶你。   这个玩笑你是起的头,那我便当了真。
…………。
“君重临,吾之愿,生生世世,永不相见。那怕魂飞魄散,我也不想再见你一眼。”(龙羽)
泣不成声的林月,什么都想起来了。
“羽姐姐,你这一次又不认我。”
“对不起,我……。”
正面的话被打断了,这个是林月从来都没有想过了,那怕是在前面世也没有发生过的事情,那就是他的羽姐姐居然会亲手杀了他,就如同他刚才误杀的手法一样,穿心而过。
意识开始消散。
这样也好。
幽蓝的火焰将他们两人包围在其中,当火焰消失的时候,谁都没有再见过那两个人。
倒是远处一位孤坟边上站一位身着蓝衣的绝色女子,她并非蓝灵,而是凤羽。
“重临,该起床了。”
她温柔的对着手那一团灵魂说道,只是它什么都不听到。那孤坟里将会是它的身体,这一次不再回归地狱,不入轮回。多次的死亡,已累积了足够的灵魂之力,她可以涅槃了,谁让她是凤凰呢?浴火重生,便是从死亡中归来。
本以为还需要几世才可以化作今天的模样,想不到生而为妖倒是为她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当那女子离开的时候,坟表面上没有受到任何的破坏,可里面那婴孩的尸体却随着那女子的离开一同消失了。
天外云城之中,仙族太子书房内。
曲胧(仙族太子,种族:龙)总觉得今天的字怎么都写不好,心烦得很,明明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可强烈的不安感压得他有些想杀人。
“殿下,不好了。”
想杀人的时候,正好来了个送死的人。
那个像火烧屁股一样冲进来的婢女,连门都差点撞坏了。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你就准备好下轮回吧!
提笔,接着练字。
“殿下,凤羽姑娘她不好了。”
我知道她死了,又到了下轮回的时候了,不是一直都这么吗?有什么不好的。
“奴婢刚刚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凤羽姑娘的身体有些透明了。”
透明?
这回轮到他像火烧屁股似的跑了。
透明?这一百多年以来都没有出现过的现在,虽然知道神族与我们是不同的,但如此的淡下去,总有一天她会灰飞湮灭。那他是不是该收手了,然后下地狱去把她带回来。
一路上如此的想着,可当真的看到她的时候,却全部都打乱了。 事实根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但真的是他错了,他忘记了她是凤凰,如今还是涅了槃的凤凰。
而床上面的那具躯体,不过就是她舍弃了的空壳,而她早已经涅槃羽化出了另一具,成为凰神的躯体。如今的她会回来找我的,一定,谁让伤害了她最心爱的人。
就这样的等着,她应该很快就会来了。
曲胧不是凤羽,他只知道她最在意什么,却从来都不知道她心里真正在想什么。
此时的她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出现在一座山角上,望着怀里的孩子,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有时也说一些悄悄话。
“重临,我们现在去见一个老朋友,以后你的就由她照顾了。而我还能陪你的就只有这最后一段山路了。”
“你的名字我将不再知道,当然也不知道你变成何种模样,因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同样的,你也不会再记起有关我的任何事情,不再有生生世世。”
孩子从“醒来”起就一直保持着沉睡的架式,这是她所希望的,这一次,只有她知道他。
“像这么点大的你,倒也第一次看到。”
孩子的回答是一连串稳稳的呼吸声。
山中的某一处,道路傍一位身着青衣的少女手执断剑,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而她们在半个时辰后,也就是此时遇到了。
“是你找我?”
这是少女说的,问的自然是凤羽。
“是的,吾名凤羽。”
“那么这个孩子,就是…”
“重临。”
“你已经找到哥哥了,还来这里做什么?”
你还来作什么?如果不是你,离玉也不至于如此。若不是你,我与离玉也不会认识,所以。
“你为何而来?”
“雪儿,我有一事相求,同时也是来还债的。”
雪儿,是君重临与凤羽初次相见的那一世里如同妹妹般存在的少女,对重临的剑灵离玉一见倾心,而她手中断剑便是当年的离玉。
“把离玉给我。”
两位女子间交换了一下手中的物品,一个婴儿一把断剑。
当断剑在凤羽手上时,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动静,只是把断口相接,幽蓝之光如丝线般把断口拼在了一起,剑身也柒也被染成了丝线颜色,隐约间传来了心跳的声音。
“谢谢!”
雪儿除了这个,也就只有自己的泪水可以回报了。
“他需要在里面修养,或许百年,或许千年,或许需要更久,当此剑化为银白时,也就是你们分开的时候了。灵魂补齐了,他就需要一个真正的身体,到时候你一定要放他离开,入轮回。”
“到时候我会再找他回来的。”
我们早就说好了,只要我不你,你重生,我们终有一天会相见的。
“雪儿,他就交给你了,换个名字吧!让他随你修行,不要让人知道世上曾经有凤羽这么一个人。”
“那你呢?”
“我也不知道,雪儿,如果有一天,有一位玄衣公子到这里来找你,你就跟他一起吧!”
话落,她便不见了,不给雪儿问为什么的时间。完剑幼子,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只是姐姐,命运这事又有谁说的准呢?
“哥哥,我们回家吧!”
“哇、哇、哇…。”的哭声,怀里的孩子醒了,哭的异常凶猛,本已转身打算回去的她,也因为这哭声回首往了一上身后的天空,白日的萤火虫在天空中飘散,那是和姐姐一样的幽蓝,星星点点的化作天空中清风,再也看不到了。
“即使什么都不记得,你还知道她已经离开了。那就是叫逐风吧!”
魂化清风,逐风一世。
哥哥这是你欠她的。
END

离线hannyhan
UID: 2448865
性别: 保密
发帖: 1386
22474
114
0
交易币: 12628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1-09-22
最后登录: 2018-06-24
鲜花 [2]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8-05-23 20:09:06
感谢楼主分享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