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口-青春言情 《我拿你当朋友你却》TXT下载 作者:画盏眠【完结】 《我拿你当朋友你却》作者:画盏眠.txt

第1页

我拿你当朋友你却 画盏眠 5106 2018-05-16 15:56

◆-------------------------------------◆

饭饭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阅读新时尚

电脑阅读:http://bbs.fanfantxt.com

手机阅读:http://m.ffbook.net 饭饭会员整理制作,

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

书名:我拿你当朋友你却

作者:画盏眠

新文案:

蒋时延和唐漾铁了十年。

后来,唐漾历经波折调回A市、蒋时延身旁。

后来,两人之间的友谊,出现了一丝罅隙。

再后来,蒋时延把唐漾摁在门边,吻得百转千回又忍无可忍……

良久,放开。

唐漾满脸酡红,垂眸,轻咬着唇:“你……”

蒋时延不敢看她,喉结起伏着:“漾姐……”

脸红得快滴血,唐漾牵了牵他衣角,很小声很小声地:“还,还要亲吗……”

【蒋时延说服自己不喜欢唐漾,用了十年。

说服自己喜欢唐漾,用,用了一秒。】

旧文案:

【文案一】

唐漾是女神,也是蒋时延哥们。

动心?不可能。

爱上?更不可能。

为什么对唐漾体贴细微随叫随到?关爱小傻逼是所有五好青年都会做的事靴靴。

直到——

【文案二】

唐漾事业小成,大龄单身。

察觉到自己对一直见证并互持无数黑照黑梗的蒋某人荡漾后。

她犹豫,是上呢,还是逃避,逃避,逃避。

蒋时延每天晚上都会扪心问,唐漾发的消息回了吗,唐漾想吃的东西送了吗,送的时候喷了是斩唐漾香水吗,有没有笑得如沐春风玉树临风天地失色……特么论坛贴吧都骗人吧为什么她还没有喜欢上自己!

霸道炫酷上天(嘴毒超护短)新媒体大佬X成熟知性貌美(软萌腿超短)银行小姐姐

PS:

1、括号外形容词为主角主观意愿,与作者无关。

2、本文又名《蒋大佬和唐行长的打脸日记》《去他妈的男女之间纯洁友谊》《十年互怼一朝奸-情》

3、双C,放飞自我、甜度+++,剧情防甜齁.

4、日更,每晚20:00更新,有事请假,谢绝扒榜,转圈劈叉心~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漾,蒋时延 ┃ 配角:123 ┃ 其它:甜宠苏爽

==================

☆、第1章拿你当朋友1

  临近年关,周末等于无。

  接到蒋时延电话时,唐漾正在加班:“喂?什么事儿?”

  电话那头沉默。

  一秒,两秒,三秒。

  唐漾一个激灵,赶紧收东西:“半小时,就半小时我的哥,马上过来。”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唐漾连连应允:“行行行,请请请,请大佬。”

  十分钟后,唐漾推门出来。

  她走到一个办公格前,把资料递过去:“这是我复查过的,你录入一下,还有几份特殊件,我明天再看。”

  “周末大家都早点回去,要加班的话晚饭记我账上,我先撤了,”说着,她轻声问同事,“新光天地是出楼左转?”

  唐漾经管博士毕业,27岁进汇商银行,B市基层轮岗一年,直接空降A市信审处副处的位置。能力强,性格温柔,即便优秀成这样,还是被撞见过相亲。

  女同事点头,很懂地促狭:“新光一楼有家造型做得不错,漾姐约前可以顺道去。”

  “做什么造型,唐副颜值十分,好吧。”

  “相亲顺利。”

  “……”

  “不是不是,我见这人连头都不想洗。”唐漾笑着,合掌向同事们讨饶。

  ————

  蒋时延定的是一家网红日料店,人满为患。

  唐漾进门不小心撞到个服务员,两个人互相抱歉完,唐漾道:“请问1001包厢在哪?”

  服务员多看了她两眼,把“哒哒哒”的高跟鞋声引到了走廊尽头。

  唐漾掀开门帘,里面的男人还在打游戏。

  快一年没见,尴尬不可能,忿忿倒是真的。

  如果说别人是被命运扼住咽喉,那蒋时延绝对是被命运么么哒了好几口。

  高考超常,创业成功,成为互联网时代第一批粉丝千万的微博大V,自前年开了传媒公司,名字更是经常蹿在财富榜上。这些都不算,凭什么都是二十八,自己勤勤恳恳护肤还要担心长皱纹,这人熬夜乱浪状态还能这么好,一身西装剪裁合度,压不住倜傥。

  蒋时延听到动静抬头,便看到唐漾杵在门口,小脸皱成一团。

  蒋时延摁灭手机,在榻榻米旁找了双拖鞋,“啧”一声给她扔脚下:“坦然接受自己155不好吗?非得踩个高跷耍杂技,老阿姨表情不到位,马戏团并不会收你。”

  唐漾一腔情绪顿时云散,气到发笑:“劳资穿鞋160,160,银行要求穿鞋160以上。”

  “行吧,反正腿短走得慢,”蒋时延探身吩咐服务员上菜,给唐漾拉开自己对面的位置,“上星期就开始约,唐副处现在才走过来,真真日理万机焚膏继晷案牍劳形……”

  得,这人又来了。

  唐漾坐过去,没办法地解释:“是真忙啊老铁,调回来两周,天天加班,上周日好不容易有空还要去相亲——”

  “噗——!”蒋时延一口茶水喷出来,所幸航程不远。

  他忙不迭放下杯子,扯纸擦嘴,“你去相亲?”

  唐漾没好气:“怎么?不可能?”

  “不不,咳,”蒋时延呛笑出声,随即意识到自己笑不厚道,想憋住又憋不住,“是谁以前说单着多快乐,将就没什么好结果。”

  “你以为我想?”唐漾叹了口气,“没回来之前一天五个电话,回来了之后每天晚上散步到我家,叨叨两小时。”

  唐漾清清嗓子,端住姿态学老妈:“糖糖啊,我和你爸爸不是逼你结婚,也没什么传宗接代的意思,只要你愿意,单一辈子也可以,但是你想想。”

  话锋一转,“你现在二十八,有朋友,自由开心,那等你六十八、七十八呢?朋友三三两两老了走了,只剩你一个人。敬老院虐待的事出这么多,请保姆保姆人心隔肚皮,尤其过年过节,人家儿孙玩手机至少也有儿孙绕膝,你一个人对着墙壁孤苦伶仃。”

  “还有住院,人家家属嘘寒问暖跑上跑下,你一个人病着去缴费办手续,护士不得空你还要一个人挂着输液瓶吃饭上厕所,病痛本就折磨人,你连个念想都没有,”唐漾眉毛一耷,表情到位,“妈妈会心疼……”

  “666,”蒋时延双手竖拇指,“周阿姨不愧教语文,逼相亲都能说得这么感人肺腑,甚至有点道理。”

  “对啊,”唐漾摊手,“而且人给我介绍的还是一个大学教授,教量子物理,年龄33,身高183,身份证照片都过得去。”

  蒋时延不敢相信:“你还真去了?”

  “我真勇士。”

  服务员上完菜,唐漾边吃边道:“刚见面还OK,戴眼镜斯斯文文,开口第一句问我有房吗,我说有,他说他也有房,我想着相亲可能是这样,就没在意。结果第二句,他希望我们把各自房子卖了然后全款买套大跃层。”

  唐漾说:“我一句‘我对房子没太大需求’还没出来,人就道,希望房产证写他姐姐的名字,因为他爸死得早,大学一路读到顶都是他姐姐姐夫供的,然后希望婚后把姐姐一家和他妈都接过来,我们住一楼,他们住二楼。”

  唐漾越说越好笑:“一日三餐要我做,家务要我做,我出门交朋友全部要汇报,工资要上缴,婚后一年内要小孩,他妈喜欢孙子,所以一定要生到男孩,如果和我的工作起冲突,希望我辞职,说什么女人工作稳定就行了,太上进不好。”

  蒋时延“哇”一下捧场:“他有屌他好棒棒,要不要为他转圈圈,要不要为他鼓鼓掌。”

  下一秒,他嘁道:“唐漾你别告诉我这种馊汤馊饭你也吃。”

  “吃毛吃,还馊汤馊饭,”唐漾朝他碗里丢了块肉,“你特么一网红男神用词有点偶像包袱好不好。”

  蒋时延学她:“你特么不要说脏话好不好。”

  唐漾抡起桌下杂志就朝他背上砸,没什么力道,蒋时延配合地吃疼:“嘶啊,轻点!”

  唐漾又笑。

  ————

  两人吃完快九点。

  店里空调开得热,出去不冷,衣服抱在手上。

  蒋时延喝了二两小酒,叫人过来接。

  挂完电话,他拍一下唐漾外套示意她穿上:“你回翡翠园还是去周阿姨那?送你?”

  “回我妈那,别送了,待会儿我妈看到你得问东问西,”唐漾拉好拉链,挥手状,“你出差时差还没调过来,赶紧回去睡。”

  两人又闲扯一会儿,一辆牧马人停在路旁。

  冯蔚然是蒋时延妹夫,也是两人大学同学,三人打完招呼,冯蔚然催道:“快上来,有摄像头,三分钟。”

  蒋时延想到什么,面朝唐漾:“那你明天还去相亲?”

  “去啊,下午刚好有空,都说了我妈说得很有道理,”唐漾无奈,“你爸妈不催是你福气,不遇到奇葩算我福气。”

  蒋时延还没开口,冯蔚然接话:“怎么不催,延哥听不得唠叨都搬出去住了。”

  唐漾还没来得及嘲笑,便见冯蔚然目光在两人身上打转:“不过亚男一直奇怪,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延哥你和漾姐高一开始认识这么多年了——”

  “别开这种玩笑。”唐漾打断冯蔚然。

  “别开这种玩笑。”蒋时延默契地皱了眉。

  唐漾笑着解释:“我就一俗人,朝九晚五也没什么诗和远方,蒋大佬这样的钻石级窝边草还是留给牙口好的人来。”

  蒋时延微笑:“一五五,ACUP确实怕拖累基因,不知道以前谁留短发别人说是我弟。”

  唐漾被踩着尾巴,睁大眼瞪人:“蒋时延你给我说清楚,谁155了,谁A 了,大庭广众你这人会不会尊重女性——”

  蒋时延:“是你说话声音大还是我说话声音大……”

  眼看着一场小学生水准的架要吵起来,冯蔚然赶紧拉住:“诶诶,快上车,要被拍照了,漾姐路上小心。”

  唐漾对别人秒变顺毛:“我妈就在背后那小区,几步路,你们也注意安全。”

  冯蔚然点头,车辆启动。

  远天霓虹宛如一抔彩墨,被灯红酒绿切着后视镜的形状镀上亮边。

  唐漾站在光源中心给两人挥手,个子不高,身段却是好,眉眼是男女通吃的精致秀气,小鼻梁长睫毛,一双大眼睛水波盈盈地望着你时……

  蒋时延收回视线,点了根烟,汲一口。

  回去的路上没什么车,他把腕悬在开一半的窗外,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瘫在副驾驶上,半阖起眸。

  安静间……

  冯蔚然:“妈之前还在说好久没见漾姐了,讲真漾姐人很nice——”

  “和她不可能,太熟了。”蒋时延淡淡道。

  也不知道冯蔚然听到没有,蒋时延睫毛抖了一下,重复:“真的太熟了……”

  冯蔚然看了他好几眼,没忍住:“漾姐以前和那谁,不也铁哥们,不也在一起了,大学时亚男一直给我说他俩好甜好甜,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分手了,叫宋什么来着,宋璟——”

  冯蔚然“吧”字还没出口,蒋时延突地按下敞篷键,车顶刷地收下去,寒流扑进来。

  冯蔚然呼吸困难:“蒋哥!”

  听不清。

  冯蔚然喊:“延哥!”

  听不到。

  一月晚上的冷风和冰刀子一样,瞬间踩上六十码的速度扑扑簌簌朝人脸上割。

  冯蔚然快哭出来:“爸爸,爷爷,蒋大佬,我特么手都快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