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口-轻松同人 《【BL/聊斋同人】穿入聊斋怎么破》TXT下载 作者:素衣渡江【完结】 穿入聊斋怎么破.txt

第1页

TXT免费下载吧----引领电子阅读新时尚

电脑阅读:http://www.ffbook.net

手机版:http://m.ffbook.net

会员(清莹莹的水)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

=================

书名:穿入聊斋怎么破

作者:素衣渡江

==================

文案

王瑞穿越了,可也懵了,因为他穿的这个世界叫做【聊斋】。

  妖魔狐怪,光怪陆离。

没有自带金手指的他,只能自己去找棵大树靠一靠了。

何云一:“又是哪家不长眼的妖魔鬼怪欺负我们王瑞呐?!”

纨绔公子受X傲娇道士攻

每天早八点更文

【入v公告】:12月19日入V,当天三更,时间早晨八点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瑞,何云一(天虚子) ┃ 配角:黄九郎,燕云光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一缕阴风吹过,王瑞打了个哆嗦,一把揪过旁边的书童文顺,冷眼质问道:“你小子不是说这条路你小时候常走,天黑之前一定能进县城的吗?”

  文顺尴尬的嘿嘿笑着,显然不能缓解少爷的怨气。

  也难怪,少爷去济南府参加乡试,结果不用说,从他之前一年都病病歪歪浑浑噩噩的样子看,成绩可想而知,那是相当不理想的,他有怨气是必然的。

  不过,现在少爷发火的原因,应该不是考试不理想,而是因为他们走水路沉船,走旱路迷。

  他为了让少爷开心一点,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文顺指着前方说:“沿着这条路,傍晚就能进县。”

  之后,结果如上所示,走到天黑没进县城。

  隐约能听到狼嚎,但是离县城还不知道要走多久。

  “小的不是想让给少爷您吃个定心丸么,刚才看您快哭了,哄您开心……”

  王瑞二话不说,就挽袖子。

  文顺见了,拔腿就躲。

  王瑞四五个时辰没吃饭了,没什么力气,追了几步,肚子咕噜噜作响便追不动了,坐在地上喘气。

  人倒霉喝水都塞牙,他作为一个穿越来的人,哪里懂得四书五经,但继承了阳信县首富王家大少爷的身份,就得替人家考试。

  硬着头皮到济南府参加了乡试,他胡乱答了一气,中举是不指望了,只求考官看到他的答卷,不要气的派人来抓他,废黜他秀才身份就好。

  考完试,他准备回家好好休息一番,没想到回乡的路上又出了岔子。

  世界是危险的,车匪路霸横行,秀才们赶考,一般是跟随当地的镖局,人多势众的去省城,相互有个照应。

  回乡的时候也是如此,呼朋引伴,一堆人结伴而行,免得落单被心狠手辣的“乡民”一刀剁了抢钱。

  要不然说他倒霉呢,沿着水路坐船回家的时候,平静的湖面突然起浪,掀翻了一船人。

  唯一庆幸的是他活着,和自己的书童文顺一起被救了上来。

  不幸的是,其他人死的死,失散的失散,自家带的八个家丁,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最后给他致命一击的就是迷路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王瑞双手捂着眼睛,心中发出感叹,这黑灯瞎火的,荒郊野岭的,一定会发生点意外。

  文顺见少爷如此低沉,心疼的问道:“少爷您身体要紧,千万不要难过啊。你要是真难过,打小的出气罢。”亮出后背给他,眯着眼睛等着挨打。

  王瑞叹气:“罢了,今晚上怕是要在野外过夜了,找个稍微安全点的地方,先起一堆火罢。”

  突然间文顺兴奋的道:“少爷——有光!”

  不是鬼火吧,王瑞警惕的眼前望去,看到前方一个红彤彤的灯笼正朝他们快速移动而来,待走近了,发现是个老翁提着一盏灯笼快步朝他们走来。

  王瑞兴奋的几乎跳起来,和文顺激动的互相握手,见到人就好办,说不定有救了,齐声道:“老人家留步!”

  老翁六十来岁的年纪,两鬓斑白,但看起来十分矍铄,被拦下来后,上下打量两人:“二位……想投店不?”

  王瑞不停的点头:“老人家知道附近哪里有投宿的地方吗?多谢老人家。”

  “不瞒二位,我家就是开小客栈的,就在蔡店村的村郊,往前再走半里地就是。”老翁指了指黑洞洞的前方。

  王瑞眯着眼睛跟着瞅:“敢问这蔡店村离阳信县多远?”

  “五六里吧。”

  王瑞和文顺互相看了眼,心里都在想,只要今晚上住到老翁的客栈内,明天早起赶路就能回到县城了。

  “老人家可否领路呢?”

  “嗯……这个……”

  见老人略显迟疑,王瑞道:“老人家夜晚出门,难道有事情要办,如果是这样,我们自己走也行。”

  老翁踌躇了下,道:“我的事情不打紧,我们一起回去罢,我给二位领路。”带着两人转身往回返。

  走了半里路,果然看到一家开在路边的小店,说是客栈,其实只有一排房子,开了两个门,左边那个是老翁一家人住的地方,旁边那一个门进去后,便是一排炕,所谓大通铺是也,投宿的客人都住在上面。

  老翁领着王瑞他们到自己住的那间屋子付店钱,王瑞饥肠辘辘,询问是否有干粮卖,老翁给了他几个炊饼和一碗热水,主仆两人胡乱吃了几口,才算恢复些气力。

  他注意到老人家里屋设置了灵堂,四处挂白,显然在办丧事,王瑞犹豫了下,没有多嘴。

  吃完东西,老翁领着王瑞和来顺到“客房”那排房子,大炕上已经住了四个人,老翁说这四个人是贩卖东西的车夫,店里的老客人了,果然老翁不外道的让这四个人醒醒,挤一挤,让出两个空位给王瑞和他的书童。

  王瑞不好意思的道歉:“打扰各位了,抱歉抱歉。”

  “行了,别叨咕了,赶紧睡罢。”不知哪个汉子不耐烦的说了句。

  王瑞和文顺见大家都没脱鞋,便也都穿着鞋爬上了炕,当即睡了。

  很快王瑞发现,这根本睡不着,呼噜声震天响,也不知哪个车夫打鼾,有节奏不说还带飙高音的,尤其最后那个尾音简直往耳朵里钻。

  文顺也睡不着,不停的翻身,王瑞嫌他烦,给了他一脚,他便安静了。

  王瑞仰躺在炕上,看着小窗中露出的月亮浮想联翩。

  自己的穿越的王瑞乃是信阳县首富的嫡长子,家财万贯,过的是锦衣玉食的逍遥日子。

  这次回去,不走科举之路折磨自己了,不如先经营生意,等日后直接捐个官。

  老爹很疼爱这个儿子的,应该问题不大吧……吧……

  王瑞想着,渐渐的摸准了这帮人打呼噜的祸魁——乃是四个人齐声合奏,一个才落下,另一个又升起,可谓错落有致。

  不过,他也满意了,总比露宿荒郊野岭强,再说,明天就回自己的金窝了,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许是呼噜有节奏,他竟渐渐适应了,困意袭来,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

  突然,他隐约听到吱嘎一声,似是开门的声音,接着有咚咚的脚步声,很整齐,不像是走路,而像是蹦跳。

  王瑞纳闷,难道又有人投宿,好奇的微微抬头一瞄,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将心脏吓的吐出来。

  就见一个身穿寿衣的女子正跳着从门口而来,脸上泛着诡异的青金色光芒,额头上系着生丝绸子,眼神呆滞,瞳孔又大又圆,显然是死人才有的散瞳,黑洞洞的正盯着他。

  娘咧!王瑞本能的捂住嘴巴,拉过被子盖住脸,并狠踢了文顺一脚。

  文顺哼唧了一声,翻了身,不觉间随便看了下身边,一个激灵,就要大喊。

  王瑞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将他按在炕上,他感觉文顺浑身在发抖,他也恐惧的闭上了眼睛。

  没再听到蹦跳的脚步声,他忍不住从被子的缝隙中偷偷一瞄,借着昏黄的月光,他看到女子站在一个车夫前,朝他脸上吸气,连吸了三口,鼾声当即便停止了。

  然后到另一个车夫面前,又吸了三口,鼾声戛然而止。

  一个个排过来,不肖片刻就到了文顺跟前,在他身旁的王瑞登时感觉到一股股冷气从女子口中散出。

  朝文顺吸完气息,王瑞立即感觉到头顶一片黑影,显然是来到了自己上方,他紧锁呼吸,三口冰冷的气息之后,黑影咚咚的移开了,门吱嘎一声,想来是走了。

  王瑞试着喘气,但立即闻到一股腥臭腐烂的味道,叫人作呕,忙捂住口鼻,生生又忍了一会,才慢慢吐出一口气来。

  “少爷,您没事吧?”文顺这时推了推他:“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跑啦——”王瑞跳下炕,去推那四个车夫:“喂喂,你们还活着呢吗?”不见动静,再一摸鼻息,已经没气了。

  文顺要背起杵在墙角的书箱,被王瑞一把揪住袖子往外拽:“要那破玩意干什么,快逃命吧。”

  两人出了门,本想去敲旁边老翁一家的房门,却见那女子就站在老翁一家的房门口,大张着嘴,她前方的树枝上蹲着一只黑黢黢的东西,口中发出吸冷气的声音,似乎从女子口中吮吸着什么东西。

  “娘呀——”

  文顺大叫一声,撒腿朝着来时的路便跑,王瑞不甘落后,也玩命的跑,不过是往县城的方向跑去。

  女尸只有一个,总会有人侥幸逃脱。

  很不幸,王瑞是倒霉一个,耳后呼呼生风,咚咚的跳跃声紧紧跟着他。

  一路上黑灯瞎火,王瑞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喊救命也没有用,因为路上根本没人,不如闭嘴节省点体力。

  只能说王瑞体力颇好,竟然一口气跑到了县城郊外,隐约看到一所庙宇,敲木鱼念经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救命啊——救命啊——”王瑞对着门连踢带踹:“大师救命!”眼看女尸越追越近,他不仅是眼泪了,其他液体也都要离开身体了,声音不成调的叫道:“我是王家少爷,让我进去,给你们寺庙塑金身。”

  这回里面终于有动静了,却是一个小沙弥的颤音:“施主,贫僧无法确定您的情况,实在不好开门,尤其您自称是王家少爷,既然是王家少爷为何夜晚孤身一人,身处险境呢?”

  王瑞想吐血,是不是要隔着门给他解释个来龙去脉,这没个千八百句可说不清楚,到时候他尸体都凉了。

  这时候,女尸已经追上来了,伸手朝他插来,指甲如锋利的刀片一边,仿佛能将空气劈开。

  王瑞大叫一声,闪身一躲,当即,她的指甲戳进门板里,拔出时留下四个空洞,里面的小沙弥吓得大叫:“施主你在劫难逃,请快离开本寺!”

  趁这个功夫,王瑞连滚带爬的朝前奔命,女尸转过身,继续追他。

  庙外有棵槐树,树围足有十尺,王瑞扑到树前,正想喘几口气,不想一口气才提起,余光就见女尸扑了过来,他闪身一躲,藏在树后。

  女尸便跟着槐树抓他,他往左,女尸便往左,他向右,女尸便向右,一抓一躲,一躲一抓。

  王瑞汗流浃背,擦了汗,心想天怎么还不亮:“我这小命是不是要交代了?”

  他一出声不要紧,女尸突然暴怒,双手齐齐朝他伸来,王瑞向后一躲,就见女尸两个手齐齐扎进了树内,与扎进庙门的不同,这次她如何挣扎,却拔不出手来,抱着书僵直的站着。

  王瑞见状,确定她无法再动弹,浑身一软,坐在地上,再使不出力气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放亮,晨曦如一道金线浮现在东方,稍许,万道金光洒向大地。

  那女尸沐浴在晨光中,拼命挣扎了几下,便再不动了。

  化险为夷的王瑞,朝着那见死不救的寺庙瞅了眼,见上面三个金光大字:兰若寺。

  王瑞一愣,骂了句脏话。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大体基于《聊斋》原著,《尸变》就是聊斋第一卷第三篇故事。

  ☆、第2章 第二章

  兰若寺的小沙弥走出来,见王瑞仰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上去试了下鼻息,本以为他死了,不想王瑞眼睛一睁:“干什么?”

  “恭喜施主贺喜施主,您还活着。”小沙弥问道:“施主大难不死,是否愿意为本寺捐一个金身?”

  “我捐你娘个X!”

  “施主怎么骂人呢?您大难不死,乃是我佛庇佑,何不不捐一金身感谢佛祖?”

  “要不是我现在浑身无力,信不信我抽你?”

  小沙弥不满的哼冷哼,突然看到抱着槐树的女尸,大惊失色:“追你的是这个东西?”当即吓的屁滚尿流爬回寺庙里了,半晌呼啦啦出来一众和尚,先围着槐树看那女尸,又围着王瑞,最后一个老和尚吩咐道:“快去报官,让官府来处置这尸魔。”

  老和尚倒是和蔼,对王瑞开口道:“施主,贫僧释空,敢问施主从何而来?可还有其他人被这尸魔所伤?”

  “先让我进去喝口水,行不行?”

  “施主请,施主请。”

  王瑞被请到寺中,和尚给他端来热茶还有早点,他吃了几块糕点,渐渐恢复了体力,将发生的事情大概讲给了释空主持。

  释空捋着胡须若有所思,王瑞不知道他在若有所思个什么。

  “近日颇有一些流言,说有一个黑色的山妖控制刚死的尸体吸食活人的精气,十分了得。”

  “所以你们才见死不救,怕被拖累?!”王瑞不要求人人见义勇为,但出家人难道不该慈悲为怀吗?既然扛着出家人的大旗收着香火钱就该行出家人之事,见死不救,佛祖见了怕是也不饶他们。

  释空面无表情:“阿弥陀佛。”

  见不死补救就别想要香火钱:“实不相瞒,我是县中大族王家的儿子,平素里我家里没少捐献香火,出了此事,我要劝劝我爹好好考虑一下了。”

  这下子主持有表情了,眼睛大睁,转身质问道:“昨晚是谁值夜,怎地不给公子开门?”

  小沙弥吓的瑟瑟发抖:“主持您吩咐过,说最近不太平,晚上寺门紧闭,任何情况不许打开的。”

  “住口!今日起面壁思过三个月!”

  王瑞内心不为所动。凭这寺庙的风气如此令人无语,兰若寺这地方日后被魔物占据,一点不冤枉。至于那个困住女尸的老槐树,王瑞总觉得它就是以后成魔为害一方的树妖姥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